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重要报告
  • 1   2018-07-10 探索气候安全与粮食安全双赢策略 (编译服务:食物与营养)     
    摘要:

    减少农林领域温室气体排放将引起粮食价格的上升,为解决这一矛盾,《环境研究快报》(Environmental Research Letters)发布的一篇研究提出了若干策略,能够在避免粮食价格陡升的同时,减少森林砍伐、增加农业土壤碳截存,不会给粮食安全带来风险并有助于减缓温室气体排放 。

    不少国家也看到了农林领域在减排方面的潜力。人类活动所引起的温室气体排放会导致气候变化,各国都希望能减少温室气体排放。而包含农林业在内的土地使用领域,占总排放量的25%。与此对立,无论是天然植被还是农田植被,都可以从大气中吸收二氧化碳,并将其储存在生物质和土壤中。因此,以国际应用系统分析研究所(IIASA)研究人员斯蒂芬·弗兰克(Stefan Frank)为主的研究团队指出:“土地使用领域是成功减缓气候变化的核心,通过碳税等手段,不断增加生物质的使用来生产能源以替代矿物燃料。这样减少土地使用领域的排放的同时,也可能提高粮食价格、减少粮食供应。”

    在该研究中,弗兰克和同事探索了减缓气候变化相关政策对粮食价格的影响。他们还研究了以碳税为代表的全球行动,以及地区性、国家性的政策有何潜在影响。研究表明,农林领域严格的减排目标可能导致粮食价格上升、粮食产量降低。尽管全球性的减缓政策在减排和粮食安全方面都要好于地区性或国家性政策,但对粮食安全的负面作用仍然存在。

    研究提出了以下两个策略,可以在保障粮食的同时给气候带来好处。

    一、减伐并不适用于全部地区

    研究发现,在土地面积大、土地利用变化对排放率影响大的国家——比如巴西或刚果盆地国家,森林恢复和森林禁伐潜力巨大。相比之下,在中国和印度这样人口更加密集的国家,农业领域的排放多,为减少农业领域的排放而采取严格措施可能会给粮食安全带来巨大影响,同时由于排放转移,也不会产生巨大的气候效益。“排放转移”是指在有政策限制的国家减少排放,而在别的国家增加排放的现象。

    弗兰克表示:“在一些国家,禁伐可以大大减少排放,而仅对粮食供应产生非常小的影响,不过一刀切的方案并不奏效。在中印这样的国家,重点应该放在土壤有机碳截存和其他能够降低农业排放强度的双赢措施上。”

    二、增加土壤碳截存

    轮作、覆盖栽培、残茬管理等农耕方式能够将更大量的碳保留在土壤中。另外,不难发现,这些方式一般也可以增加作物产量。弗兰克表示,“这样既保持了土壤肥力、减少了温室气体排放,同时还保证了作物产量”。事实上,在碳价格政策的影响下,采取增加土壤碳截存的措施甚至可以为农民带来额外收入——因为农民可以通过提供碳汇而得到报酬。

    研究合作者法国农业科学研究院(INRA)让·弗朗索瓦·苏珊娜(Jean-Francois Soussana)表示,在气候稳定的大背景下,土壤有机碳截存在保障粮食安全方面发挥着重要作用。但是要改变土壤管理,将碳储存在土壤有机物中需要大量努力。如“千分之四倡议”(the 4 per 1000 initiative)这样的多利益相关方平台将有助于推动这一工程。研究还提出,在进行政策规划时,应当将暂且搁置减缓的方案考虑进去,可以在很大程度上改善气候相关政策在粮食安全方面的表现。另一位研究合作者、IIASA研究人员彼得·哈夫利克(PetrHavlík)总结到,要将气候变化稳定在2摄氏度以内,所有的选择都需要认真考虑,以减少对其他方面的不良影响,并尽可能地与其他可持续发展目标互为补充。

    来源机构: 法国农业科学研究院 | 点击量:8894
  • 2   2018-07-10 IFPRI发布《2018全球食品政策报告》 (编译服务:食物与营养)     
    摘要:

    尽管世界经济恢复势头强势,但冲突、饥荒和难民问题仍然存在,全球饥饿问题日益严重。全球一体化进程曾在减贫和营养不良问题上发挥过重要作用,但随着美国从主要的国际协议推出,英国“脱欧”以及众多国家反移民呼声日益高涨,世界开始脱离几十年来的全球一体化趋势。国际食物政策研究所(International Food Policy Research Institute, IFPRI)近日发布了《2018年全球食品政策报告》(2018 Global Food Policy Report),回顾了2017年的主要食品政策问题、发展状况和决策,突出了2018年全球和地区层面的机遇和挑战 。报告还对全球一体化方式进行分析,例如通过利用贸易、投资、移民、开放数据、发达国家政策和管理等方式,改善全球食品体系。在前期研究的基础上,IFPRI的研究人员和其他特聘专家特别讨论了以下议题:

    1、 面对目前发生的巨变,全球食品体系如何为全球人类提供食品安全;

    2、 贸易对于改善食品安全、食品营养和可持续性有什么作用;

    3、 国际投资如何以最佳方式促进本地食品安全,改善发展中国家的食品体系;

    4、 自愿及非自愿的移民是否会改善或损害移民国和被移民国的食品安全;

    5、 增强可用信息公开会对改善农业和食品安全带来哪些机遇;

    6、 发达国家农业支持政策的改革会如何影响全球食品安全;

    7、 全球治理结构如何更好地解决食品安全和营养问题;

    8、 2017年全球有哪些影响食品安全和营养问题的主要趋势和事件。

    《2018年全球食品政策报告》还提供了几个关键食物政策指标的数据表格和可视化图像,包括国家层面的饥饿、农业支出和科研投入等数据,以及对未来农业生产和消费的预测。除了说明性数据、表格和2017年食物政策事件时间线,本报告还包括全球化和当下食品政策的全球民意调查结果。

    来源机构: 国际食物政策研究所 | 点击量:8207
  • 3   2018-07-10 ARS制定新的食品样品分析方法 (编译服务:食物与营养)     
    摘要:

    马里兰(Maryland)农业研究服务机构(Agricultural Research Service, ARS)的化学家克雷格·拜德温(Craig Byrdwell)和詹姆斯·哈林(James Harnly)建立了一个全新的食品样品分析方法,旨在准确获取食物中营养物质含量,建立更准确、更全面的食物营养档案 。

    过去,建立食物营养档案时,使用的标准方法为将食品样品暴露在紫外线下,提取其化学特征确定其含量。紫外线会显示出维生素、矿物质和脂肪酸这些对人类健康至关重要的物质。但克雷格·拜德温认为在许多情况下,紫外线给出的读数并不准确,而新的方法通过揭示营养素的分子结构或异构体,确定养分的“生物利用度”即养分被人体吸收的可能性,进而提供更加准确的数据。ARS的化学家们通过该方法重新测量了牛奶、橙汁和膳食补充剂维生素D含量。

    通过该方法,科学家及相关人员可以将额外添加维生素D的牛奶、奶酪、早餐麦片、橙汁或大豆产品中的维生素D含量控制在合理水平。ARS化学家拜德温还纠正了营养专家对牡蛎中维生素D含量的错误认知,其含量并没有早期研究的那么多。与此同时,还指明了提取自鱼油与羊毛脂的维生素D营养补充剂之间的差异,并更新了甘蓝、各种水果饮料、蔬菜汁和大豆种子油的营养素档案。

    来源机构: 美国农业部经济研究局 | 点击量:7828
  • 摘要:

    美国农业部(USDA)经济研究局(ERS)2017年7月发布《全球粮食保障的进展与挑战》报告 ,使用ERS国际粮食保障和国际农业生产力的数据库、国际组织如粮农组织(Food and Agriculture Organization)和世卫组织(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的数据,以美国农业部年度国际粮食保障评估(International Food Security Assessments,IFSA)跟踪调查的76个中、低收入国家为研究对象,分析造成全球粮食保障问题的根源以及对策。并重点对粮食保障评估、农业生产力、粮食贸易、粮食保障网项目和营养工程几方面进行分析。

    一、粮食保障评估

    高质量的数据和测量方法的改进对于评估基于证据开展的项目十分关键,如《全球粮食保障法》(Global Food Security Act,GFSA)的项目。研究人员如果要确认粮食无法得到保障的人口数量,就必须使用多项指标来衡量这一问题的4个方面——是否可获得、是否有获得的渠道、利用情况和稳定情况。可以采取的指标有:国家层面关于可获得性和渠道的指标、家庭层面关于渠道和利用情况的指标、物质层面关于营养和健康表现的措施、以及新的有关粮食保障的试验性措施。评估技术的选择决定着测量结果,目前也在重点提升技术的精准性和可靠性。

    二、农业生产力

    研究对象中大多数低收入国家的主食大部分来自于本国供给。过去几十年以来,绝大多数国家生产力和粮食收成的增加都极大地缓解了粮食保障问题。许多发展中国家也提升了农业生产力,实现了较少的投入产出更多的粮食,大大促进了粮食保障。

    通常来说,农业生产力提升越快,粮食无法得到保障的局面就能越能得到缓解。通过生产力研究和采纳推广技术、扩大市场准入和风险管理等工具,已经在许多国家获得了收益,并为促进粮食保障作出了贡献。

    三、粮食贸易

    有些国家由于气候、土地匮乏、水资源不足等因素,本国生产力有限,因此粮食进口就在缓解粮食保障问题方面起到了主要作用。

    有些国家对粮食进口有限制,因为他们担心进口粮食会对本国粮食生产和行业就业造成不利影响,同时外币储备不足、基础设施建设不够完善也是原因之一。但是长期来看,很大一部分发展中国家已经找到了有效的粮食保障战略:在国际市场竞争产品和服务、向国际贸易敞开粮食市场的大门。

    四、粮食保障安全网项目

    从传统的粮食援助到提供有条件/无条件的现金补助等新方法,各国实施的粮食保障安全网项目不尽相同。

    现金补助项目比传统方法投入更少、效益更好,但并不是所有国家都有充足的粮食市场和管理能力来实行这一方法。不过,得益于信息技术、个人身份识别、银行业、移动电话等方面的进步,现金补助项目得到了极大推广,减少了市场失灵现象。而这些与收购、销售、储存商品相关的失灵现象在传统的实物项目中都有出现。

    五、营养

    营养是GFSA的主要关注点,即便粮食的可获得性和渠道问题都已有所改善,营养问题仍然是一大挑战。饮食多样化对促进营养至关重要,虽然人们的日常饮食确实已经变得更加多样化,但对于低收入群体或弱势亚群体来说并非如此,比如母亲和年幼的孩童。干净的水源和有效的卫生设施等一些非饮食因素同样是促进粮食利用和提升群体人口营养的关键所在。

    来源机构: 美国农业部经济研究局 | 点击量:787
  • 摘要:

    人们从饮食中获取物质不仅包含营养物质,还有二恶英、矿物油、全氟化物等超过特定摄入量就会影响人体健康的有害物质。德国联邦风险评估所(German Federal Institute for Risk Assessment)副所长莱纳•威特科斯基博士(Dr. Reiner Wittkowski)表示,对于食品污染物必须研发前瞻性的方法,及早发现新的威胁,才能避免事后诸葛。在食物中发现某种物质并不一定意味着会对健康造成威胁。但为了保护健康,食物中污染物的含量必须降低至人体可以接受的范围或技术水平允许的最小程度。随着工艺水平、环境条件、工业生产程序以及人们饮食习惯的不断变化,对食物中污染物风险的认知也需要定期更新。近期发布的特刊《食物中的污染物》(Contaminants in Foods)就介绍了评估健康威胁的方法,解释了污染物来源、污染物性质、潜在危害以及人们接触到污染物的含量(限指德国人) 。

    食物污染物是指在生产、加工、运输等各个阶段受环境影响,并非有意添加到食物中的物质。现阶段关于污染物的科学知识以及是否能最大限度减少污染物在食品中的含量的相关研究已经十分丰富。举例来说,自二十世纪八十年代以来,人们为减少二恶英污染采取了许多措施,这些措施减少了二恶英进入环境中的可能性以及进入食物中的几率,从而保护环境和人体健康。母乳中二恶英的含量已经在过去30年间下降了近20%,由此可见,及早采取有效的措施调控污染物的含量就有利于长期减少污染物在环境以及人体中的含量。

    此外,针对其他一些有害物质,例如全氟烷基或多氟烷基物质(per- and polyfluorinated alkylated substances,PFAS),因难以降解的工业化学品属性需要对其进行更多的研究并采取应对措施。由于具有特殊的技术性能,全氟烷基物质能够赋予水、尘土和油脂等物质以防护剂的性质,因此广泛应用于工业制造和产品生产中,基本上无处不在。部分全氟烷基物质在人体中的半衰期长达数年,浓度过高时会损害肝脏,未来需要高度关注。一些全氟烷基物质也已被证实能够影响生殖或引发癌症。因此,应该监控食物中全氟烷基物质的含量,避免全氟烷基物质进入环境中,尤其是一些已发现全氟烷基物质含量明显过高的地区。

    除了二恶英和全氟烷基物质等顽固的有机污染物,特刊也谈到了关于食物中纳米和微米物质以及金属和非金属物质的最新研究,特别强调了包装材料也含有会进入食物中的污染物质。例如,报纸印刷用墨含有矿物油。同时,特刊也分析了由于自然因素或温度过高造成食品污染的案例。一种物质是否会对人体健康造成伤害的关键在于该物质的含量,即人体的实际摄入量。特刊对于人体实际摄入量的具体内容已在“餐饮研究”(MEAL Study)案例(分析和评估餐饮中食物含量的研究)中做出了解释。此外,特刊中也涵盖了一项食物中污染物风险感知的最新研究。

    来源机构: 德国联邦风险评估研究所 | 点击量:828
  • 6   2018-03-14 2017世界粮食保障和营养状况 (编译服务:食物与营养)     
    摘要:

    过去十几年以来,全球饥饿人口数量稳步下降,如今似乎再一次呈现上升态势,营养不良正以多种形式危害着全球数百万人口的健康。《世界粮食保障和营养状况》报告提出警告:愈来愈多的矛盾冲突是发生这一转变的主要幕后黑手,因为与气象相关的冲击性事件常常会加剧矛盾冲突造成的影响。这也使国际社会到2030年消灭饥饿和一切形式的营养不良的承诺出现了阻力。同时,该报告仔细审查了粮食保障不足引发矛盾冲突的多种途径,为粮食保障如何预防社会动荡、暴力行为的出现提供了真知灼见。得益于联合国五大机构的通力合作——由FAO牵头,世界卫生组织(WHO)、联合国儿童基金会(UNICEF)、国际农业发展基金会(IFAD)、世界粮食计划署(WFP)共同努力,该份报告在全球综合分析粮食保障和营养之间的联系方面踏出了第一步。

    关键信息

    1. 2016年,全世界慢性影响不良人口预计已从2015年的7.77亿增至8.15亿,虽然相较2000年的9亿人口已有所下降。

    2. 粮食保障不足人口在长时间的减少之后,这一上升态势可能预示着趋势逆转。尤其在撒哈拉以南非洲、东南亚、西亚等地区情况出现恶化,在冲突频发地区以及兼有干旱、洪涝地区趋势逆转尤为突出。

    3. 各国营养不良的多种形式并存,并伴随以频繁出现儿童营养不良、妇女贫血、成人肥胖等问题。成人体重超重、肥胖人数不断上升,使得这些问题愈演愈烈。大多数地区都出现儿童体重超重、肥胖现象,所有地区的成人则都出现这一现象。

    4. 矛盾冲突呈上升趋势。由于受到与气象相关的冲击性事件影响,矛盾冲突往往会激化,严重影响粮食保障,最近大部分粮食保障不足问题即由此而来。

    5. 矛盾冲突是出现严重的粮食危机的主要原因,同时也导致了最近再次出现的饥荒,冲突存在时间较长地区和机构控制能力较弱的地区,饥饿和营养不良的情况就会更为严重。

    6. 要解决冲突频发地区粮食保障不足和营养不良的状况,“老一套办法”已经不奏效了,需要采取针对冲突的措施,兼顾急需的人道主义援助和长期经济发展、可持续和平。

    7. 该报告提出明确警告:要在2030年达到消灭饥饿和营养不良的宏远目标将是一大挑战,需要采用新的工作思路,做出更大的努力。

    来源机构: 联合国粮农组织营养和食品系统司 | 点击量:25543
  • 7   2018-03-14 2017粮食及农业状况 (编译服务:食物与营养)     
    摘要:

    联合国粮农组织(FAO)新发布的一份报告指出,在未来几十年中,当发展中国家数百万年轻人准备进入劳动力市场时,不需要再逃离农村地区躲避贫困。

    《2017粮食及农业状况》表示,农村地区其实在粮食生产和相关部门有着巨大的经济发展潜力。同时,由于世界上绝大多数贫困人口和饥饿人口居住在这些地区,要达到2030年的发展目标,就取决于能否释放这一长期被忽视的潜力。

    要释放这一潜力,就要克服许多棘手的问题:自给性农业的低生产力、许多地区有限的工业化程度、快速增长的人口和城市化——这些都对发展中国家为本国公民提供粮食和就业的能力提出了重大挑战。

    有充分证据显示,农村经济一旦发生转变,就能产生巨大影响。报告中提到,自20世纪90年代以来,农村经济的巨大转变使得数以亿计的农村人口自力更生得以脱贫。然而这一进步的程度参差不齐,人口增长也使这一进步付出越来越大的代价。

    2015-2030年间,15-24周岁人口的数量将增加约1亿至13亿人口。几乎所有增加的人口都位于撒哈拉以南沙漠地区,这一地区大部分都是农村地区。但是在许多发展中国家,尤其是南亚和撒哈拉以南沙漠地区,工业化和服务部门的发展十分滞后,导致这些国家无法吸收大量正准备跨入劳动力市场的新求职者。农业领域以其目前的情况来看,同样无法吸收这些求职者。因此,迁往城市的农村人口很可能会冒着更大的风险,加入城市贫困人口的行列,而不是寻找脱离贫困的出路。其他人则可能会通过季节性或永久性移民去其他国家寻找工作。

    报告指出,因此提供针对性政策支持、加大农村地区投入建设生机勃勃的粮食体系和支持性农业产业,并与城市地区紧密相连(尤其是中小型城市),能够创造工作岗位,使更多人留在农村地区发展。这就是一种战略干预的方式。

    大力改变农村的经济发展模式不是万灵药,不能解决所有迫使人口迁移的压力问题,但是大量急需的就业岗位可以由此诞生,人们可以将外出寻找工作视为是个人选择,而不是为生活所迫。

    FAO总干事何塞•格拉齐亚诺•达席尔瓦(José Graziano da Silva)在报告的前言中提到,“政策制定者和设计者常常忽略的一个事实是,对于农村人口来说,小城镇的地域网络是十分重要的参考坐标,因为他们在这些地方购买种子、送孩子上学、获取医疗资源和其他服务。”

    “政策制定者需要迫切意识到小城镇处于缓解城镇关系中间的重要促进作用,并为小农户提供更多机会推销农产品,让他们分得经济增长的红利。”他补充道。

    城市粮食需求如何激发农村复兴

    《2017粮食及农业状况》提出农村经济急需改头换面,而这一切可以通过利用城市不断增长的粮食需求,让粮食体系更为多样化,并在农场外活动、农业相关活动中创造新的经济增长机会。其中包括负责加工、提炼、包装、运输、储存、推广、销售粮食的公司和供应生产投入如种子、工具、设备、肥料的企业和提供灌溉、耕作和其他服务的企业。报告提到,即便是在农村人口较多的国家,城市粮食市场的需求也在不断上升,目前一国的粮食供应中城市消耗已占到70%。

    没有杀手锏

    不过,就算城市化为农业发展提供了“千载难逢的良机”,但也为数百万小农户提出了严峻的挑战。盈利率更高的市场能够将粮食生产集中导向至大型商业农场和大型加工商、零售商居于支配地位的价值链,小农户自然被排除在外。因此要利用城市需求推动农村经济进行彻底又公平的经济增长,支持性的公共政策和投资至关重要,同时政策中必须采取相关措施,保证小规模、家庭型农户的市场参与度。家庭型农户、基础设施、小城镇

    该研究阐明了三个方面的行动建议:首先,要落实各项政策,确保小农户能够完全参与到市场中,满足城市粮食需求。同时要采取措施,增加农户的土地保有权,保证供给合同的公平性,增加农民获得的福利等等。其次,建设必要的基础设施,将城乡连接起来。在许多发展中国家的农村地区,即便农民希望能够满足城市对于新鲜瓜果蔬菜、肉类乳品的需求,但是道路、电网、储存设备、冷藏运输系统的缺乏也成为一大瓶颈。第三,不仅要把大型城市纳入到城乡经济联网中,小型城市、分散型城市也要结合起来。确实,该报告强调了小城镇中心一直以来都是不受重视的粮食市场,而发展中国家有一半的城市居民都居住在少于50万人口的小城镇。

    来源机构: 联合国粮农组织营养和食品系统司 | 点击量:25651
  • 摘要:

    《欧盟运行条约》(Treaty on the Functioning of the European Union, TFEU)中阐述了CAP的目标。如果通盘考虑,在欧盟范围内实施CAP的益处足以让CAP成为欧盟未来的一项政策并对法国产生重要意义。

    在不断的改革中,已经证明CAP能够不断演进,决定并不断更新欧洲社会中契约农业的面貌。CAP能够满足经济、环境、粮食、社会以及土地等方面的需求,全面地实现各种各样的目标。不过,CAP也必须与时俱进,应对欧盟面临的诸多新挑战。

    因此,未来CAP必须进一步促进农业和农产食品企业的发展,加强各领域的实力(第一轮圆桌讨论将会探讨并解决这些问题),为农业环境服务提高价值并鼓励在气候、能源和土地方面进行转变(第二轮圆桌讨论将会探讨这些问题),管控风险并为各参与方赋能(第三轮圆桌讨论将会探讨这些问题)。

    (1)CAP存在的基础至今依然十分坚实

    《共同农业政策》(Common Agricultural Policy, CAP)是欧盟最早出台的政策之一,也是唯一一个完全融入欧盟的政策。它反映了成员国决定汇集各自目标和资源,以重建经济、减少进口食品依赖的决心。从《罗马条约》(Treaty of Rome)到《里斯本条约》(Lisbon Treaty, 参见第38条),农业政策已经在欧盟层面得到确认和实施。TFEU第39条明确指出CAP这一欧盟共同农业政策承载的目标为提高农业生产率、确保农业生产者的生活水平、稳定市场、确保粮食供应以及保证零售价格合理。要实现粮食主权目标,不能一劳永逸,最近一项分析表明,2010年至2050年期间,全球粮食需求可能会增加50-69%(来源:法国农业科学研究院雷恩中心[INRA Rennes])。

    (2)CAP造福欧盟经济体——全球领先的农产食品生产地

    通过实现农业和农产食品领域的现代化、提高该领域的竞争力,CAP确保了欧盟的粮食安全。同时增强了欧盟经济实力,欧盟农产品贸易顺差已超过160亿欧元(来源:欧洲委员会2015年年度农粮贸易报告[Annual Agri-Food Trade Report, European Commission])。

    2015年,农业出口额高达1,290亿欧元(占欧盟出口总额的7%),年均增长5.7%,巩固了欧盟作为全球领先农产食品出口地区(以及进口地区)的地位。欧盟农产品贸易涵盖了价值链各环节的多种农产品,这些贸易成果的取得显示了CAP在确保整个欧洲创造就业、促进经济增长的适应性方面具有重要作用。

    法国是欧盟的农业领先大国,农产量占欧洲总产量的17%,高于德国(13%)和意大利(13%)。自2000年起,法国贸易赤字大幅增长,只有农业和农产品行业一直保持盈余。农产品(包括加工及未加工产品)是法国第三大贸易顺差领域,仅次于交通装备、化学品、香水和化妆品行业。2016年法国发布的对外农业和农产品贸易情况表明,对第三国的销售额占法国农产品出口总额的35%以上。事实上,法国贸易顺差总额超70%为非欧盟国家间贸易取得。

    (3)CAP目标不断演变,已将环境问题纳入考虑

    随着农业积极外部效应带来的利好不断增加,CAP致力于实现对欧洲至关重要的17个可持续发展目标中的13个。CAP提供了一个共同框架,使得欧盟各国得以共同应对气候变化和生物多样性、保护自然资源等问题。CAP提供了一系列互补工具,因地制宜,激励各国生产环境友好型公共产品。同时,CAP也是欧盟促进生物质能发展的唯一政策,旨在通过发展生物经济,促进欧洲向低碳经济转型。

    在法国,除了实行绿色支付外,2014-2020年期间用于农业-环境-气候变化措施的公共资金总额相比2007-2013年翻了一番。法国有机农业(Organic agriculture)发展迅猛。据统计,2016年有机农业增长迅速,过去四年年均增长8.4%,直接就业人数近118,000人。2015年,有机农业用地占法国农业用地面积的5.7%,为第九大有机农业国。

    (4)CAP重振农村

    欧盟现有农业生产单位1,400万家,农业和农产食品行业为欧盟提供了4,400万份工作岗位(欧洲委员会2015年年度农业食品贸易报告[Annual Agri-Food Trade Report 2015]),这一数字是欧洲汽车和航空业从业人员数量之和的二倍。CAP有利于维持欧盟地区的农业活动,稳定战略部门的劳动力规模。

    不过,农民的收入仍然远低于欧盟平均水平。近年来,农业收入约占欧盟平均收入的53-64%,取消农业补贴将导致30%的农场停止运营,特别是在山区。实际上,欧盟各国对农业的扶持性补贴平均占到农民收入的30%以上。

    法国拥有54%的耕地,补贴平均占农民收入的11%。其中30个省的补贴水平高达15%,在重点关注牲畜粗放养殖方式的十几个省,甚至达到20%。

    预算成本有限 CAP提供完整的一套政策体系

    如果欧盟成员国各自为政,分别实行各自的农业政策,成本将远高于实施CAP的成本。以欧盟总人口计算,CAP的预算相当于人均每天支出30生丁。2015年,CAP支出占欧盟GDP的0.38%。这一数字自1995年起就持续下降,现在也远低于发达国家农业支出水平。美国的农业法案(Farm Bill)规定,每投入1美元,农业就要产出1.8美元的效益。而与此相比,在CAP下,欧盟每投入1欧元,农业就能产出超过4欧元的效益(来源: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ECD]数据)。

    来源机构: 法国农业部 | 点击量:25377
  • 摘要:

    我们面临什么问题?

    美国农业部(U.S. Department of Agriculture, USDA)营养补充援助计划(Supplemental Nutrition Assistance Program, SNAP)此前叫做食物券计划(Food Stamp Program),是向低收入的计划参与者提供电子津贴,这种电子津贴可以像使用借记卡一样在授权的食品零售店购买符合条件的食品。该计划影响着很多美国人的生活,2016财年,平均每月约有14%的美国人加入该项计划。作为国家安全网的支柱之一,SNAP预算约占到USDA年度预算的一半以上。该计划起源于“大萧条”(Great Depression)期间,1961年开始试点并于1964年得到永久的正式授权。自1964年之后,参加计划的人数及计划的支出随着美国经济状况和政策的变化不断上升或下降。

    由于SNAP需要联邦政府的大量投资,因此政策制定者们紧密地监督该计划。现阶段他们面临的挑战是如何设计计划,与过去面临的挑战相似。这一报告中对SNAP演进的回顾帮助我们了解该计划发展至现阶段情况的原因。同时,报告也讨论了近期SNAP政策辩论中出现的六大问题并分析了多种计划设计特点的权衡比较。该报告通过从历史和分析的角度来衡量计划设计的主要变革,从而立足过去,展望未来。

    报告的研究成果是什么?

    为反映经济情况以及政治和预算情况的变化,政策制定者们对计划的设计做出了很多修改,这一过程通常包括许多取舍,即通过牺牲一个计划目标来实现另一个目标的最大化。该报告分析了如下问题:

    分区域为SNAP拨款。一般来说,按区域拨款为每个州提供一笔固定金额的联邦融资,且州(而非联邦政府)政府负责决定如何实施计划。按区拨款对SNAP来说是个根本性的变化,可能终结其过去将该计划视为拥有某种特权的特征。按区拨款使州政府可以灵活地修改计划政策以实现其特定的需要和情况,然而这其中也包含取舍。首先,如果款项固定,人们对该计划的需求增加时可能就无法得到满足,比如在经济下行期间。其次,如果国家没有适格标准,可能具有相同情况的两个人仅仅因为居住在不同的州而收到不同标准的援助。

    限制计划参与者可购买的食品种类。SNAP的参与者可将计划津贴兑换现金购买大多数家庭所需的食物。然而,近年来州政府和一些组织不断催促USDA限制居民用SNAP津贴所购的食物种类。这种限制可能会改善计划参与者的营养状况,但却减少了消费者的选择并可能会减少参加该计划的人数。此外,这种限制手段可能无法有效实现,因为居民可以使用自己的收入购买那些被限制购买的食物。

    具备存储条件的要求。要成为SNAP的授权商店,食品零售商必须具备各种资格,政策制定者们也一直在修改相关的资格要求。更严格的食物种类和份量标砖可以增强这些符合条件的零售商店所售卖食物的营养价值;但另一方面,更加严格的标准也会减少符合授权条件的零售商店数量,限制公民参与渠道并可能减少参与人数。

    SNAP津贴的充足性。近期多份报告对SNAP津贴过低表示担忧,并表示过低的津贴并未考虑(1)食物价格的地域差异;(2)不同家庭成员年龄和对营养需求的不同产生成本差异;(3)制作食物所耗费的时间成本。由此,我们可以看到津贴的充足性目标和成本控制目标之间明显需要权衡:提高充足性标准的同时也会增加计划成本。

    加入计划的渠道。自2000年以来,各州可以选择执行SNAP广义的分类合格标准(broad-based categorical eligibility, BBCE)。这一标准允许各州将SNAP资产测试或总收入合格门槛与其它特定的非现金测试渠道的计划相结合。BBCE推动更多人参与计划并降低了该计划的行政成本。但另一方面也有人表示,BBCE使得更高收入的人们加入该计划,增加了整个计划的成本。

    工作要求。加入营养补充计划的个人必须满足一般的工作要求,否则视为不合格。一般工作要求包括注册参加工作,有合适的工作或非自愿辞职,如果州政府要求的话,参加失业福利(特定的州政府项目提供的无薪工作)或一项工作和培训项目也算作一般工作要求。此外,健全成人且无需抚养人(able-bodied adults without dependents, ABAWDs)的群体如不满足特定的工作要求,则在参加该计划时接受时间限制(三年内可参加计划三个月)。尽管工作要求能增加人们的收入和培训,由此不再接收SNAP津贴(如不符合工作要求),可能会影响那些无法找到工作的人。

    政策制定者们如何应对这些一再出现的挑战将影响未来食物和营养援助的政策环境,也将影响参与者、纳税人和参与其它计划的利益相关方。

    该研究是如何开展的?

    USDA经济研究服务局(Economic Research Service)研究了SNAP的法律和规定(过去和现阶段的),通过计划的支出和参与人数分析计划的走势,并重新研读了多个SNAP相关的研究报告和行政出版物。

    来源机构: 美国农业部经济研究局 | 点击量:25334
  • 10   2018-03-14 美农部发布《2016年度农药数据计划摘要》 (编译服务:食物与营养)     
    摘要:

    华盛顿2018年2月8日电——美国农业部(U.S. Department of Agriculture, USDA)农产品销售局(Agricultural Marketing Service, AMS)今天发表了《2016年度农药数据计划年度摘要》。该摘要显示,超过99.5%的检验样品的农药残留远远低于环境保护署(Environmental Protection Agency, EPA)设立的基准水平,22%的样本没有可检测到的残留物。

    农药数据计划(Pesticide Data Program, PDP)的科学家和工作人员使用严格的取样和先进的方法来测试各种各样的国产和进口食品,以帮助确保美国供应的食品是世界上最安全的食物之一。2016的报告包括来自1万多个样本的数据,让消费者有信心相信他们为家人购买的产品安全、健康。

    PDP的数据被EPA用来进行膳食风险评估,确保食品中的所有农药残留物处于安全水平,且不会产生不良的健康影响。这些数据使得监管者、农民、加工商、制造商、消费者和科学家能够知晓在广泛食用的食品中发现的实际农药残留量。

    随着测试的全年进行,年度农药残留结果通过月度报告呈报至食品和药物管理局(Food and Drug Administration, FDA)和EPA。如果PDP测试发现残留水平可能造成公共安全风险,FDA和EPA将立刻得到通知。

    美国农业部和EPA合作确定每年要轮流检测的食品。2016年,调查对象为新鲜和加工食品,包括水果和蔬菜以及鸡蛋和牛奶。AMS与国家合作机构合作,收集和分析选定食品的农药残留水平。25年来,PDP已经对众多商品进行了测试,包括新鲜和加工水果、蔬菜、乳制品、肉类、家禽、谷物、鱼、大米、特产和水等。

    来源机构: 美国农业部 | 点击量:137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