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再生能源专项服务
用户,您好!欢迎您进入可再生能源专项服务平台!登录 | 注册  NSTL重点领域信息门户  帮助中心  RSS
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编译内容

编译内容

编译服务: 可再生能源专项服务 编译者: pengh 编译时间: 2017-11-9 点击量: 12

10月27日,在麻省理工学院全球研讨会上,作者Edouard Louis向麻省理工学院的观众展示了他的写作在法国和其他地方引起轰动的原因。在今年的演讲和讨论系列中,25岁的路易斯从工作中读到,同时将个人与政治联系在一起,并以残酷的坦率,在贫穷、同性恋和迫害中成长。

由法国首创基金赞助的研讨会系列,由布鲁诺·佩雷(Bruno Perreau)创立,他是法国研究的辛西娅·l·里德副教授,也是该活动的主持人。

路易斯以大开眼界的方式介绍了他的谈话。

“如果我们认为政治是由其他人类和人类的治理存在的一个社会中的个体,他们没有选择,那么政治之间的区别人群生命支持,提升,保护,和人群暴露于迫害,谋杀和死亡,”他说。

整个晚上,路易斯从他的个人历史——他的作品的一个商标——中汲取了生动且经常是野蛮的细节。他的第一本书《埃迪的末日》是一部自传式小说,描述了他的工人阶级家庭和法国北部的哈普特村从他的工人阶级家庭中逃离出来的“埃迪·贝尔格勒”(Louis ' name)的飞行。

这本小说在法国畅销,并被翻译成几十种语言,它描述了在一个挣扎着把食物放在桌子上,同时嘲笑同性恋和教育的家庭里,穷人、酷儿和书虫的成长过程。在被家庭和同学们羞辱和身体上的欺凌之后,路易斯逃到巴黎的大学,在那里他把写作作为一种方式,不仅是为了检查他成长过程中暴露的暴力,而是作为一种理解这种暴力发生的背景的方式。

应对暴力

路易斯在采访中说:“如果你一辈子都在遭受暴力,你最终会把它强加给别人,比如,在同性恋者身上,在别人所说的‘陌生人’上。”

他说,这种失业和艰苦的生活是他的家人和其他人在走廊里忍受的一种形式的暴力,他说,这是一个漠不关心的国家在这个社区犯下的罪行。而这种暴力事件也会超越它的直接受害者。

对暴力的关注是他最近一部作品的核心:《暴力的历史:一部小说》,将于2018年夏天在英语翻译中出现。这部小说讲述的是2012年平安夜的一个浪漫的联络人的故事,那是非常错误的,导致了路易斯的强奸和接近死亡。

但正如路易斯向他的麻省理工学院的听众解释的那样,通过法国法律体系获得正义的传统方法并没有与他坐下来。

“说到警察的创伤,他们更痛苦,更受惩罚,”路易斯说。“他们拍下了我的身体,羞辱了我,又偷了我的身体,用这些照片把人关进了监狱。”

路易斯还了解到,他的攻击者曾有过一段时间,有过他自己的艰难历史。他说:“那个家伙很暴力,但我不想让他进监狱,我不想让我的身体被用来伤害和报复,制造更多的暴力。”

政治是生死攸关的问题

这种将个人痛苦转化为对更大伤口的沉思的能力,社会对无能为力者和被边缘化的人,定义了路易的文学声音。他读了一篇新作品的节选,讲述了他与父亲的关系,讲述了他与父亲的关系,他的父亲被拴在一台机器上,以帮助他呼吸——多年前工厂事故的受害者让他终身残疾。

“我跑了以后,说我恨你,觉得有必要告诉别人我讨厌你。”你在咖啡馆里告诉人们,你更喜欢另一个儿子。我觉得我想死。当你喝酒时,你说你不明白。你是受害者,就像你所忍受的暴力一样。

路易描述了一系列法国领导人制定的政策,这些政策对他父亲的健康造成了严重的影响。例如,在2006年,当时的法国总统雅克·希拉克(Jacques Chirac)提高了他父亲需要的药物的成本,以避免消化紊乱:“希拉克让你对你的胃感到恶心。”当法国总统尼古拉•萨科齐(Nicolas Sarkozy)决定削减福利,鼓励穷人重返工作岗位时,路易斯•父亲(Louis father)被迫接受了一份在40英里外的城市里的清洁工的工作,尽管他的健康状况很糟糕。

“萨科齐伤了你的背,”路易斯说。“政治是生与死的问题。”

不平等的影响

在与观众的问答环节中,路易斯提出,世界范围内右翼极端主义的兴起,往往与对脆弱社区的攻击有关,从阶级不公平现象中流动,使工人阶级被忽视,无能为力。

路易斯说:“我村的人投票给勒庞,或者是这里的人投票给你的总统,是因为工人阶级缺乏代表性。”

路易斯总结说,面对结构性的不平等和暴力,必须承认工人阶级的现实,他们的压迫与对同性恋、移民和少数民族的迫害有着共同的根源。

他说:“这个世界充满了虚构,那些领导人对我们撒谎,当他们只关心富人的时候,就假装帮助像我这样的人。”

无论是通过学术研究、写小说、绘画或示威,他说,“这是紧急的,有必要建立新的空间来解决统治和排斥的问题。”

——文章发布于2017年的11月2日

 

提供服务
导出本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