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编译内容

编译内容

编译服务: 可再生能源专项服务 编译者: pengh 编译时间: 2018-1-10 点击量: 1785

在荷兰本周举行的一场拍卖之后,可再生的可再生能源可能会出现在第二个国家。荷兰正在寻求大约27亿美元的资金来开发一个巨大的海上风力发电场。

周五,政府将收到在位于海牙附近的西南海岸的海床上安装700兆瓦涡轮机的投标,足以供应大约100万套住房。过去两年,随着制造业生产出更大的涡轮机,离岸风力发电成本大幅下降,成为主流清洁能源技术中最昂贵的一项。

这和人们对电力价格将上涨的预期刺激了开发商和能源公司Baden-Wuerttemberg AG,他们提出要在德国建立离岸风力发电场,而这些风力发电场依靠的是市场价格,而不是补贴。荷兰当局预计出价可能会低得多,因此改变了拍卖规则,以容纳不向政府提供资金的提议,并希望开发商有足够的胆量重复今年4月在德国提出的报价。

咨询公司K2 Management的尽职调查主管西蒙•卢比(Simon Luby)表示:“这基本上是一场市场赌博,只是涉及到开发商,以及他们对电价的乐观态度。”“最近的一些项目可能把东西切得太靠近骨头了;没有太多的安全边际。

没有补贴的项目将在电力批发市场上出售电力。这样一来,开发商们就会抓住机会,让他们在风力发电场的生活中获得足够的利润,这可能会持续20年甚至更长时间。这与大多数可再生能源的建造方式形成了鲜明的对比,这是由一项电价补贴或电力购买协议所支持的,该协议以其资产所能获得的价格锁定。

开发商们打赌,随着欧洲政府关闭煤炭和核电站,电力价格将会上涨。荷兰的批发电价平均为39欧元(45.92美元)。这可能会随着化石燃料发电厂的碳污染价格的引入而增加。根据荷兰中央规划机构CPB的数据,从2020年开始,碳价格将以每公吨18欧元的价格设定,并将在10年内翻一番。

标普全球普氏能源公司(Pira Energy)的电力战略主管布鲁诺•布鲁内蒂(Bruno Brunetti)表示:“对荷兰电力价格来说,引入碳价的陡峭轨道是利好。”他说,这对提前退休的煤炭站的盈利能力造成损害。

德国的结果

自德国拍卖以来,开发商一直在考虑是否可以在其他地方建立类似的补贴项目。到目前为止,英国的拍卖价格大幅下跌,主要是离岸风的成本,而不是仅靠市场价格的设施。

上个月,Statoil ASA和Masdar Abu Dhabi Future Energy Co.说,考虑到合适的环境,他们正在考虑零出价。挪威石油公司首席执行官Eldar Saetre说,他正在考虑参加荷兰的拍卖。

荷兰银行NV项目融资执行董事Lisa McDermott在伦敦的一个小组讨论会上说:“如果我们今年在荷兰看到补贴自由的出价,我不会感到惊讶。”

荷兰企业机构将于周五从感兴趣的开发商那里收集报价,并可能发布一份声明,公布一些细节。有关部门可能会等到明年1月,才会对每项投标的审查结果授予权利。目前还不清楚哪些开发商将投标,以及是否有准备提供补贴的风力发电场。

“这是每个人现在都在试图回答的问题,”绿色长颈鹿公司的董事总经理杰罗姆·吉尔莱(Jerome Guillet)说。“很难让它发挥作用。”

做得足够吗?

一些分析师怀疑这是否足以影响开发商。德国拍卖导致零补贴项目的一个主要原因是,这些项目在2024年之前不需要建造,所以这些公司可以在几年之后重新评估电力市场。

彭博新能源财经(Bloomberg New Energy Finance)的风电分析师基冈•克鲁格(Keegan Kruger)表示:“只有两家公司获得了零补贴,它们是公用事业公司,它们还没有就这些项目做出财务决定。”该研究小组预测,风力发电厂的安装成本将达27亿美元。

这两家公司还表示,他们预计到2024年,市场上的涡轮机将比现在的机型增加近一倍的发电技术。这将帮助他们在没有补贴的情况下赚钱。

每一场全国性的海上风能拍卖都为开发商提供了不同的条款,这使得比较不同的比赛变得困难。例如,德国建立了风力发电场和电网之间的电力连接,并选择了开发人员工作的地点。相比之下,英国则让开发商为电网连接和现场调查支付费用,从而引发了一种风险,即该设施无法获得当地政府的规划许可。

“在荷兰,情况肯定是不同的,”荷兰皇家银行(Orsted)的荷兰国别经理贾斯珀•维斯(Jasper Vis)表示。“在荷兰,赢得投标和实现项目之间的时间要比德国短得多。”德国的平均风速也高于荷兰海岸。

——文章发布于2017年12月15日

 

提供服务
导出本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