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您进入网络科技信息监测服务云平台!
  • 摘要:

    是时候广泛采用iGEM的无细胞表达方法了。

    在今年的国际基因工程机器(iGEM)大赛之后,一支名为Paris Bettencourt的团队总结了他们在无细胞技术方面的经验。iGEM致力于推进合成生物学,促进开放、友好的合作,它将高中和大学的学生聚集在一起,组成跨学科的团队,“通过解决世界面临的日常问题,推动合成生物学的边界”。在一年一度的iGEM大会上,由近6000名学生组成的团队聚在一起展示他们的作品,并角逐多个奖项,包括类别特定的奖项以及本科生、本科生和高中生的大奖。今年,许多获奖团队利用无细胞系统的速度和易用性,可靠地生产了自然界的推动者和推动者:蛋白质。

    我们大多数人都没有意识到这一点,但是定制蛋白质在我们的日常生活中是必不可少的。它们存在于我们穿的衣服和吃的食物中,存在于许多人赖以维持健康的救命药物中。

    几十年来,我们一直在利用蛋白质的原始来源:细胞制造蛋白质。虽然生物学所选择的制造蛋白质的方法已经足够有效,但研究人员一直在研究将蛋白质生产机器从细胞中分离出来并在外部为其提供动力的方法。换句话说,我们现在可以从DNA到蛋白质而不用担心细胞的挑剔需求。这减少了时间和成本,并允许我们生产可能对细胞有毒或需要特殊条件才能正确折叠和发挥功能的蛋白质。

    Arbor Biosciences是一家领先的公司,致力于为所有人提供易于使用、成本效益高、特别是高效的无细胞表达试剂盒。他们myTXTL®胞外表达平台,最初由文森特•Noireaux博士,明尼苏达大学,是一个所有E。大肠杆菌转录(TX)和翻译(TL)系统提供了一个主混合在一个单一的,现成的管。该管包括蛋白质合成所需的一切-细胞提取物,能源,氨基酸,和辅助因子。你只要添加DNA——或者作为质粒或者合成的线性DNA——蛋白质就会在几分钟内形成。

    在今年的iGEM竞赛中,Arbor Biosciences资助了来自世界各地的七个团队的项目,将细胞无表达技术和技术支持结合起来。每个团队收到的myTXTL工具包被证明是iGEM竞赛的一个很好的工具,因为它快速的设计-构建-测试周期省去了转换、克隆和筛选所需的时间和精力——对于只有几个月时间来完成项目的团队来说,这是一个关键的节省时间的工具。

    那么,这些团队用这些无细胞系统能完成什么呢?

    工程噬菌体作为抗生素的替代品(慕尼黑团队)

    噬菌体疗法最近重新流行起来,作为一种有希望的方法来对抗动物和人类中出现的耐多药细菌感染,这是我们这个时代最大的公共卫生挑战之一。这是由于生物技术的进步,如开发高效的无细胞表达系统,使科学家能够产生生物工程或难以产生的噬菌体。慕尼黑团队利用myTXTL建立了一种简单、有效、快速、安全的噬菌体自组装方法Phactory。

    Phactory的无细胞方法使他们能够在不需要基因工程的情况下,仅仅通过在组装管中加入修饰过的蛋白质,就能构建出量身定做的噬菌体。为了验证这一概念,他们添加了一种含有eYFP的修饰衣壳蛋白,创造了一种荧光T4噬菌体,可以作为诊断或研究目的的成像平台。

    由于他们对噬菌体工程的体外研究方法,该团队在这个大型聚会上获得了研究生组的亚军,他们的几个项目正在申请专利。

    星形抗菌肽帮助法国养猪户对抗抗生素耐药性(Paris-Bettencourt团队)

    抗生素耐药性不仅是人类卫生保健中的一个问题,也是农业中的一个关键问题,对农作物和动物都有影响。为了帮助法国兽医、农民和决策者,来自法国的Paris-Bettencourt团队正在使用无细胞技术生产难以制造的星形抗菌肽(SNAPPs)。

    研究小组选择使用抗菌肽是因为细菌对其产生耐药性更加困难。将几种不同的天然和合成的amp融合到恒星核中,该团队已经能够用合成的生物融合蛋白取代化学合成的snapp。他们的SNAPPs获得了iGEM金奖,代表了一种低成本、低毒的解决方案,可以杀死法国养猪场的革兰氏阴性细菌,而不会进一步加剧抗生素耐药性问题。

    减少水污染,增加蛋白质生产,改善癌症检测

    虽然慕尼黑和巴黎-贝当古团队已经设计了突破性的、屡获殊荣的系统来解决抗生素耐药性问题,但其他由树支持的iGEM团队一直在为一系列广泛的问题提供解决方案。

    西北大学(Northwestern)和努斯杰姆大学(NUSGEM)的研究小组正在分别解决重金属和合成染料造成的水污染问题,而吉夫大学的研究小组则在寻求优化从环状RNA中提取的大规模无细胞蛋白质的生产。此外,EPFL团队正在开发无细胞癌症检测、患者特异性抗原表达和疫苗。每一个团队的成就和奉献是真正鼓舞人心的。

    Arbor Biosciences的Evelyn Eggenstein博士说:“我们认同所有参与项目的学生的辛勤工作、热情和用心。”“通过与培养下一代科学家和创新者的年轻专业人士联系起来,我们认识到他们致力于改善和发展科学世界。”

    Arbor Biosciences将在2019年继续支持iGEM团队,并将在大型聚会上再次展示,以提高人们对无细胞蛋白质合成能力的认识。“我们预计的数量团队使用系统,如游离myTXTL®?增加这项技术使他们能够实现更多的项目目标在同一时期。这一点在使用线性DNA模板(通常由IDT这样的赞助者作为基因块提供)进行无细胞表达时尤其正确,”Arbor Biosciences的Matthew Hymes解释说。

    在iGEM中,无细胞方法正开始产生真正的影响,但这只是冰山一角。无细胞技术不仅缩小了DNA和蛋白质技术之间的差距,而且扩大了我们对疟疾等疾病的认识,提高了我们发现新药和疫苗的机会。而且,无细胞技术正将合成生物学引入生命科学之外的行业。在未来,无细胞技术可能为世界上一些最棘手的问题提供可行、经济和可持续的解决方案。

    ——文章发布于2018年11月29日

    编译服务: 人类遗传资源和特殊生物资源流失 | 点击量:40
  • 摘要:

    最近我有机会和麻省理工学院神经科学神童Ed Boyden聊天。博伊登,以及OS基金的布莱恩·约翰逊(Bryan Johnson)和NEO的简·梅特卡夫(Jane Metcalfe)。上个月,LIFE在SynBioBeta 2018上参加了主题演讲炉边聊天神经科学+合成生物学:新生物革命。

    无论博伊登走到哪里,他无疑是房间里最聪明的人。这位39岁的德州人19岁时从麻省理工学院毕业,获得了电气工程和计算机科学的学士和硕士学位,外加物理学学士学位。之后他前往斯坦福大学攻读神经科学博士学位。

    神经科学当然是硅谷的热门话题。一些大名鼎鼎的公司已经启动了旨在创造脑-机界面的项目,其中最著名的是布莱恩·约翰逊(Bryan Johnson)的Kernel、埃隆·马斯克(Elon Musk)的Neuralink,以及马克·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的Building 8。

    尽管博伊登曾为包括Kernel在内的几家初创公司提供咨询服务,但他对神经科学的持久兴趣并非出于商业目的。“我不是生意人,”他告诉我。事实上,他的兴趣超出了科学发现。他想更好地了解人类的状况,减轻神经系统疾病造成的痛苦。

    寻求古代问题的现代答案

    博伊登回忆起2013年在瑞士达沃斯出席世界经济论坛时,听到以色列前总统西蒙·佩雷斯(Shimon Peres)感叹人类迄今未能给世界带来和平。有一次,佩雷斯抬起头说:“我想一定是大脑的问题。”这是我们还不明白的事情。

    这引起了博伊登的共鸣。“多年来,”他说,“它确实与我关于大脑如何产生思维的想法产生了共鸣——它如何带来快乐和创造力,但也如何导致人类行为的非理性和丑陋。”

    博伊登希望,记录和控制神经活动的新技术有一天会带来修复术,可以恢复失去的感觉,控制病理神经动力学,增强认知和同理心。

    但对许多人来说,治疗脑部疾病的假肢似乎遥不可及。正如一位怀疑者曾经说过的,如果我们的大脑简单到足以被理解,我们可能就不会足够聪明去做这件事。事实上,我们面临的挑战是巨大的:我们的大脑大约有1000亿个神经元,它们之间有上万亿的连接,以毫秒级的精度相互协调,所有这些神经元紧密地聚集在一起,以至于光学显微镜无法对它们进行充分的研究。

    但博伊登从不回避解决大问题。他说:“我的长期目标是足够精确地了解大脑,以便模拟决策或情绪过程中发生的计算。”“也许我们甚至可以通过计算来定义思想。”博伊登认为,要做到这一点,我们必须做三件事:观察大脑的电活动和化学信号活动,绘制其神经回路的线路图,并以前所未有的细节水平干扰它。

    是科幻小说,还是神经科学的未来?

    如果博伊登的想法听起来像科幻小说,想想他和他的同事到目前为止取得了什么成就。博伊登在研究生院获得了广泛的认可,当时他和他的合作者卡尔·戴瑟罗斯发明了光遗传学。通过基因表达神经元中的光敏离子通道和泵,他们创造了一种光开关,可以精确控制神经元何时放电或保持安静。光遗传学作为一种研究工具已被神经科学家广泛应用,并被一些人认为具有治疗应用价值。

    2015年,博伊登与研究生陈飞、保罗·蒂尔伯格共同发明了膨胀显微镜,又一次取得突破。物理定律限制了光学显微镜的分辨率。因此,在研究对生物功能很重要的微小结构时,研究人员以前不得不依赖于电子显微镜或超分辨率显微镜,这是非常专业和昂贵的。

    膨胀显微镜:具有纳米级精度的物理放大。

    另一方面,膨胀显微镜价格便宜,使用方便。灵感来自麻省理工学院物理学家田中丰一(Toyoichi Tanaka),他在上世纪70年代发现了一系列“智能”凝胶,它们在特定环境条件下经历了显著的相变。这些凝胶现在被广泛应用于工业领域,但它们最有名的可能是作为一次性尿布的神奇成分。

    博伊登和他的学生设计了一种将智能凝胶与生物组织样本绑定的方法。然后,他们简单地加入水,使样品体积扩大100倍,同时保持原来的分子结构,使它们在光学显微镜下很容易看到。此外,他们还可以对样品中的特定分子进行染色,以确定其密度和分布与感兴趣的生物结构之间的关系。

    由于膨胀显微镜可以从生物样本中生成广泛、详细的数据集,研究人员现在将其用于机器学习诊断疾病。例如,Boyden和他的同事已经用它来区分早期乳腺病变的高或低风险进展为癌症,这是一项对人类具有挑战性的任务。

    “癌症活检只是一个开始,”他说。“我们有一个新的渠道,可以采集临床样本并加以扩展,我们发现,我们可以将这种扩展应用于许多不同的疾病。”扩展将使计算病理学利用更多的信息在一个样本比以前可能。

    大脑计算机模型的基础

    在他的神经科学研究中,Boyden的目标是将膨胀显微镜和电压信号分子结合起来,创造出大脑的三维图像,并利用光遗传学扰乱其神经回路。他相信,这可能会导致一种足够详细的理论理解,作为大脑计算机模型的基础。

    他还对他和他在麻省理工学院的同事们最近取得的一项突破性成果——时间干扰脑刺激——充满热情。这项技术可能提供一种非侵入性的替代深部脑刺激。虽然深部脑刺激已经成功地治疗了许多帕金森病、强迫症、癫痫或抑郁症患者,但它需要在大脑中植入电极。

    时间干扰利用患者头部外部的电极将高频电场传输到大脑。这些电场振荡太快,神经元无法对其做出反应。但它们相互干扰的方式是,在它们相交的地方,它们产生一个低频电流的小区域,可以在不影响周围组织的情况下局部刺激神经元。与其他非侵入性的脑刺激技术不同,时间干扰可以深入大脑内部,但不会干扰到接近大脑表面的神经元。

    到目前为止,时间干扰只在老鼠身上被测试过,但它可能会为人类大脑如何工作以及治疗神经紊乱提供潜在的见解。

    博伊登无疑是创新思想的源泉——但不仅如此,他还是一位科学先驱。他不满足于让人类的头脑永远保持神秘,而是正在构建一个工具包,以科学的严谨来探索它。当他的工作完成后,我们对世界和我们自己的理解将永远不会相同。

    ——文章发布于2018年11月19日

    编译服务: 人类遗传资源和特殊生物资源流失 | 点击量:42
  • 摘要:

    南京,中国,2017年12月22日——GenScript生物科技公司(香港交易所:1548)旗下研发针对多发性骨髓瘤的Car-T细胞免疫疗法的子公司Legend Biotech,今天宣布与詹森生物科技公司(“詹森”)签署战略合作协议,共同开发和商业化lcar - b3800万产品。

    根据协议条款,两家公司同意共同分担开发、生产和商业化活动,并就大中华区以外的全球市场达成各占一半利润损失的协议。联想生物与杨森就大中华区市场达成70/30的利润/亏损分担协议。联想生物科技将从詹森那里获得3.5亿美元的预付款,并将在开发、生产业绩、监管和销售里程碑阶段获得额外的付款。

    “这是联想生物技术的一个非常重要的里程碑。LCAR-B38M是中国第一个被国家卫生主管部门CFDA批准的CAR-T。我们非常高兴与詹森合作,共同开发和商业化产品在世界各地。Janssen是一家领先的制药公司,在建立成功的合作关系和将转化疗法推向市场方面有着良好的记录。我们期待与詹森共同努力,改变多发性骨髓瘤的治疗方法,为全世界多发性骨髓瘤患者带来希望。联想生物科技董事长、博士弗兰克·张(Frank Zhang)说。

    ——文章发布于2018年1月1日

    编译服务: 人类遗传资源和特殊生物资源流失 | 点击量:44
  • 摘要:

    美国科学家联合会(FAS)的Ali Nouri博士和文明企业的Shahram Seyedin-Noor博士

    1980年,世界卫生组织宣布正式消灭天花,这是现代医学最辉煌的成就之一。据估计,天花病毒在20世纪已导致3亿多人死亡。这是包括第一次世界大战和第二次世界大战在内的同一时期所有战争死亡人数总和的三倍。

    今天,科学家们掌握了使天花起死回生的工具。(1975年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Nobel Prize in physiology or medicine)得主戴维·巴尔的摩(David Baltimore)说,“发表了天花病毒序列,所以如果你有实验室设备,你可以通过合成来修复它。”)

    事实上,他们已经用其他几种病毒做到了这一点。去年,加拿大研究人员利用邮购DNA以10万美元的价格重组了“灭绝”的马痘病毒,它是天花的近亲。在这一实验之前,还有其他类似的实验,包括2002年小得多的脊髓灰质炎病毒的组装,以及2005年H1N1大流行病毒(也被称为“西班牙流感”)的复活。一个世纪前,H1N1大流行病毒夺去了5000万人的生命。在这些科学里程碑和对医疗保健、环境友好型制造等诸多领域的其他贡献背后,是一个被称为合成生物学的领域——而且它正在加速发展。

    合成生物学,或称synbio,结合了工程和生物学的原理,生产用于农业、医疗保健、食品、材料等领域的产品。在10月的第一周,在加州旧金山举行的SynBioBeta 2018大会上,来自世界各地的科学家、工程师、企业家、决策者和风险投资家展示并讨论了synbio的最新进展。这些最前沿的创新包括在DNA分子中存储数字信息(0和1),重新设计臭名昭著的沙门氏菌,使其成为疫苗传递的来源,重新连接细菌的遗传电路,制造能够检测环境污染物的生物传感器。

    在synbio社区中,我们将生物技术的巨大力量视为一股美好的力量。但合成生物学也带来了需要管理的风险。其中一个危险来自生物技术的双重用途应用- -这种技术可能被转用于制造毒素和病原体作为生物武器。随着合成生物学的基石变得更加分散,或“民主化”,这些工具被怀有恶意的个人滥用的风险也随之上升。

    考虑DNA合成技术。利用化学前体高效、廉价地构建长DNA分子的能力,对synbio初创公司和大学里的科学家们来说是一个巨大的好处,他们现在可以把这项繁琐的任务外包给集中的设施。但这也为一种可能性打开了大门,即一个怀有邪恶意图的人可能会订购属于毒素和病原体的基因。一旦获得,这些基因可以被导入细胞或无细胞提取物,在那里它们可以被转录,然后转化成毒素,甚至是致病病毒。

    为了应对这种风险,DNA合成公司在国际基因合成联盟(IGSC)的旗帜下进行了谨慎的自我监管。2009年,IGSC开始筛选客户的身份,以及长度超过200个碱基对的任何双链DNA分子订单。其目的是确保属于毒素和病原体清单的DNA序列只提供给被特别授权与这些制剂合作的研究人员。

    这一框架是近10年前实施的,今天仍然有效。然而,它并非没有缺点。筛选短寡核苷酸存在技术挑战,短寡核苷酸可用于构建更大的DNA分子。此外,IGSC的成员仅占基因合成市场的80%,这就留下了一个漏洞,一个坏家伙可能会利用这个漏洞。

    虽然这个框架在很大程度上是静态的,但技术却不是。随着synbio的加速,风险也在增加。例如,公司正在努力构建桌面基因合成器,可以卖给实验室甚至个人。这将需要一个不同于目前集中式DNA工厂的风险缓解框架。其他公司正在努力创造新的平台来产生分子和改良的生物体来治疗疾病。这些技术也可以用来制造新的毒素和致病菌。再加上机器人自动化的趋势、软件和计算机辅助生物设计(Bio-CAD)以及人工智能方面的新进展,很明显,即使是没有经过正规科学训练的新手,最终也可能会使用这些工具,不管它们是好是坏。

    从这里我们要去哪里?

    显然,确保合成生物学共同体的工具不被用于或试图用于邪恶的目的是符合其利益的。这两种情况都可能引发严重的政府监管,从而阻碍该行业的创新和增长。

    该行业作为一个整体,有机会建立在最初的自我调节模型的基础上,这一模型已被几家领先的基因合成公司采用。正在开发新技术的科学家和工程师处于有利地位,能够通过量身定制的技术和制度保障措施来防止滥用(阿里·努里(Ali Nouri)博士是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卫生安全中心(Center for Health Security)与SynBioBeta 2018联合举办的生物安全和合成生物学会议研究金的研究员)。它们应该与政策界建立桥梁,评估风险,制定拟议的指导方针,并以促进而不是阻碍进一步创新的方式实施这些方针。

    就商业企业而言,包括初创企业和资助它们的私人风险投资家在内的商业企业,也可以采取一种积极警惕的文化,将识别和减轻风险列为优先事项。马克•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普及的“快速行动,打破陈规”(move fast and break things)箴言,帮助推动了创新,但也带来了新的风险。从俄罗斯最近对美国选举的干预可以看出,即使是像社交媒体这样看似无害的技术,如果没有有效的保护措施,也可能具有破坏性的“双重用途”。就合成生物学而言,滥用的可能性和降低风险的必要性更加明显。

    基因合成公司已经证明,学术界、商界和政策界可以在一个动态的框架内共同努力,抵御风险。该框架倡导过程透明、开放渠道、跨学科合作和行业标准,这些标准必须得到普遍采用,才能真正有效。合成生物学的双重用途并非独一无二;人工智能、增材制造和其他新兴领域都带来了巨大的利益和风险。

    通过建立并超越现有的DNA合成风险缓解框架,synbio社区可以为其他部门树立一个强大的榜样。

    ——文章发布于2018年10月22日

    编译服务: 人类遗传资源和特殊生物资源流失 | 点击量:43
  • 摘要:

    8岁的迪帕克·雷卡尔在印度古林的家附近玩耍时被一只携带狂犬病的流浪狗咬伤。多亏了学校的一个项目,迪帕克知道该怎么做,并迅速采取行动,挽救了自己的生命。

    尽管很痛,迪帕克还是用肥皂洗了15分钟的伤口,让他的家人立即带他去看医生。他知道狗咬伤后他需要注射5针,而且咬伤后注射疫苗每年可以防止数百例狂犬病死亡。

    迪帕克的父亲说:“我很感激我的儿子在被疯狗咬伤后得到了及时的帮助。”这句话的意思是:“我接到电话的那天正在上班,所以我哥哥带我儿子去看医生,医生给他做了急救。就在那一刻,我打电话给Mission Rabies,被告知要赶紧送他去医院注射五针。这是救命的忠告。

    第二天,狂犬病反应小组接到报告后,把这只狗收集起来,它的狂犬病检测呈阳性。

    教育是把人们从狂犬病中拯救出来的关键

    一旦出现症状,狂犬病几乎总是会致人死亡。然而,如果人们能在被咬后尽快接种一系列的咬后疫苗,许多此类死亡是可以预防的。挑战是许多人不知道动物咬伤的风险。

    迪帕克的故事说明了狂犬病教育的价值。2014年,由国际动物救援组织、果阿人民、南果阿动物福利信托、Panjim动物福利协会(PAWS)、果阿动物保护协会、果阿动物福利信托等非政府组织组成的联盟与“使命狂犬病”携手合作,共同领导了抗击狂犬病的行动。目标是:到2018年消除该州的狂犬病。

    果阿邦的狂犬病教育和宣传运动非常成功。如今,果阿人,尤其是儿童,对疑似疯狗和被狗咬伤的风险有了更多的认识。Mission狂犬病组织发言人Gowri Yale说:“我们最大的成就之一就是通过参观学校来教育儿童,并教成年人如何更好地了解狗,从而避免它们被咬。”

    宣传运动

    “公众参与和教育对任何可持续的狂犬病规划都是必不可少的,”世卫组织被忽视的人畜传染病科组长Bernadette Abela-Ridder博士说。“避免被咬伤、正确处理伤口和接触后预防、正确清洗狗咬伤伤口以及从医生而不是当地治疗师那里寻求医疗帮助等简单信息至关重要。”

    果阿邦的这项活动是由果阿邦政府和狗狗信托基金提供的一笔相当的赠款资助的。这使得一个24小时狂犬病热线能够向公众报告疑似狂犬病狗,以及在全州范围内开展疫苗接种运动。

    果阿邦政府还设立了高级委员会和地区一级机制来监督方案的执行。

    控制狗的狂犬病

    2014年上半年,在兽医、公共卫生工作者和志愿者的帮助下,超过20,000只狗接种了疫苗。随后在2015年和2016年开展了疫苗接种和绝育运动,为18万多只狗接种了疫苗。

    这项运动的影响令人印象深刻:在1600多所学校开设了1900多个狂犬病教育班,向50多万名儿童提供有关狂犬病和狗咬伤预防的信息。

    世卫组织驻印度代表Henk Bekedam博士赞扬果阿邦狂犬病控制工作所作的努力,他强调,在印度控制狂犬病需要人与动物卫生部、市政机构和民间社会在一个卫生方针框架内加强部门间合作。

    他补充说:“从果阿邦等国家汲取经验教训,对于实现到2030年实现无狂犬病印度的愿景至关重要。”

    自加大狂犬病控制力度以来,报告的狂犬病死亡人数分别从2014年的17人下降到2015年的5人和2016年的1人。

    ——文章发布于2017年9月12日

    编译服务: 生物安全领域信息门户 | 点击量:43
  • 摘要:

    近300万人获得丙肝治疗

    2017年10月31日,巴西圣保罗

    ???????中文法语Русский西班牙语

    2017年世界肝炎峰会呼吁加快消除病毒性肝炎的行动

    在巴西举行世界肝炎峰会前夕,世卫组织报告说,全球应对病毒性肝炎的势头正在增强。在过去的两年中,创纪录地有300万人获得了丙肝的治疗,2016年又有280万人开始接受乙型肝炎的终生治疗。

    世卫组织艾滋病毒和全球肝炎规划司司长Gottfried Hirnschall博士说:“在过去5年里,我们看到制定国家计划消灭危及生命的病毒性肝炎的国家数量增加了近5倍。”“这些结果带来了消除肝炎能够而且将成为现实的希望。”

    2017年世界肝炎峰会由巴西政府主办,由世卫组织和世界肝炎联盟共同组织。这次峰会的目的是鼓励更多的国家采取果断行动来对付肝炎。肝炎每年仍造成130多万人死亡,影响3.25亿多人。

    “我们不能忽视这样一个事实,即去年有194个政府承诺到2030年消除病毒性肝炎。当然,我们离这个目标还有很长的路要走,但这并不意味着这是一个遥不可及的梦想。这是完全可以实现的。它只需要立即采取行动,”世界肝炎联盟主席Charles Gore说。“2017年世界肝炎峰会的主题是如何将世卫组织的全球战略转化为具体行动,并激励人们带着‘可以做’的态度离开。”

    “巴西是荣幸主办世界肝炎峰会2017,欢迎这平凡的专家小组,研究人员、管理人员和公民社会的代表,讨论全球病毒性肝炎造成的健康问题,”阿黛尔Schwartz Benzaken博士说,巴西卫生部主管部门的监测、预防和控制性传播感染,艾滋病病毒/艾滋病和病毒性肝炎等。“巴西致力于将最近在应对肝炎方面取得的进展向前推进——在消除肝炎的道路上。”

    治疗和治疗的进展

    许多国家正在展示强大的政治领导力,推动肝炎药物的价格大幅下降,包括通过使用仿制药,使更多的人在短时间内获得更好的治疗。

    2016年,新增丙型肝炎患者176万人,较2015年的110万人有显著增长。2016年新增280万人开始终生治疗乙肝,较2015年的170万人有显著增长。但这些里程碑只是初步的步骤——如果要在2030年前实现80%的治疗目标,就必须在全球范围内增加获得治疗的机会。

    然而,资金仍然是一个主要限制因素:大多数国家缺乏足够的财政资源来资助关键的肝炎服务。

    诊断的挑战

    为了迅速扩大治疗范围,各国迫切需要增加对乙型和丙型肝炎的检测和诊断。截至2015年,估计每10名乙型肝炎患者中就有1人,每5名丙型肝炎患者中就有1人意识到自己受到了感染。各国需要改进政策和方案,以提高认识和随后的诊断。

    预防空白

    各国需要提供各种各样的肝炎预防服务,使不同人群特别是高危人群能够获得这些服务。

    在很大程度上由于对乙肝疫苗的吸收增加,5岁以下儿童的乙肝感染率从接种前的4.7%下降到2015年的1.3%。

    但是,其他预防服务的提供仍然很低,例如乙型肝炎的出生剂量疫苗接种、对注射毒品者的减少危害服务以及许多卫生服务的感染控制。这导致了新的感染率的持续上升,包括每年175万例新的丙肝病例。

    需要创新

    必须继续在肝炎反应的许多方面进行创新。需要的新工具包括对乙肝感染的功能性治疗,以及开发更有效的乙肝和丙肝定点诊断工具。

    世卫组织负责传染病事务的助理总干事任明辉博士说:“如果在预防干预措施和方法方面没有创新,没有大规模实施这些创新,我们就无法实现雄心勃勃的肝炎消灭目标。”“在迈向全民健康覆盖的背景下,许多国家乙肝疫苗接种项目的巨大成功需要在全球范围内得到复制和持续。”

    消除策略的实施

    2017年世界肝炎峰会将有来自100多个国家的900多名代表出席,其中包括卫生部长、国家规划管理人员和病毒性肝炎患者组织的代表。本次峰会将审议进展情况,并重申全球伙伴在2030年前实现消除病毒性肝炎的承诺——这一目标反映在世卫组织的消除战略和联合国可持续发展目标中。

    ——文章发布于2017年10月31日

    编译服务: 生物安全领域信息门户 | 点击量:43
  • 摘要:

    也门疑似霍乱病例继续上升,截至2017年6月7日已达101 820例,791人死亡。受影响最严重的是该国最脆弱的人群:15岁以下儿童占病例的46%,60岁以上儿童占死亡人数的33%。

    世卫组织和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儿童基金会)正在研究报告病例最多的地区,以防止该病进一步蔓延。

    “这些霍乱‘热点’是该国大部分霍乱传播的源头,”世卫组织驻也门办事处主任Nevio Zagaria博士说。“在这些地方消灭霍乱,我们就可以减缓疾病的传播,拯救生命。与此同时,我们继续支持对患者进行早期和适当的治疗,并在全国各地开展预防活动。

    控制霍乱爆发的竞赛不会轻易获胜。两年多的激烈冲突几乎摧毁了该国的卫生系统。该国只有不到一半的卫生中心能够充分发挥作用。医疗用品流入也门的速度是2015年3月之前进入也门的速度的三分之一。暴力活动破坏了重要的基础设施,使1450万人无法正常获得清洁的饮用水和卫生设施。卫生和环卫工人已经8个多月没有领到工资了。

    “霍乱的爆发使儿童的处境更加糟糕。联合国儿童基金会驻也门代表Meritxell Relano博士说,许多死于该病的儿童也严重营养不良。她说:“今天,也门儿童的生活是一场为生存而进行的绝望挣扎,霍乱、营养不良和无情的暴力不断在他们家门口敲响丧钟。”

    联合国儿童基金会、世卫组织及其合作伙伴正在战争状态下应对这一最新疫情。全国范围内,通过对水罐车加气站进行消毒、对饮用水加氯、修复水处理厂、修复供水系统、提供家庭水处理和分发卫生包(肥皂和洗衣粉),已接近350万人。儿童基金会和世卫组织正在向全国各地的口服体液补充中心和腹泻治疗中心提供支助和医疗用品,这些中心正在对患者进行筛查并提供立即的医疗支助。所有这些工作都是在向受影响人口传播卫生意识的同时进行的。

    卫生、水和卫生伙伴联合应对活动所需的资金总额为6 670万美元,为期6个月。虽然捐助者迄今很慷慨,但仍然需要更多的资金,特别是在水和卫生干预方面。然而,最大的需要是在全国各地增加实地合作伙伴的数量,包括在由于冲突而难以进入的地区。

    编译服务: 生物安全领域信息门户 | 点击量:44
  • 摘要:

    由结核分枝杆菌引起的结核病(TB)是人类免疫缺陷病毒(HIV)阳性患者死亡的主要原因。 HIV损害宿主对随后结核分枝杆菌感染的耐药性的确切机制尚不清楚。我们使用猴免疫缺陷病毒(SIV)作为HIV替代品,在毛里求斯食蟹猴(MCM)中模拟这种共感染。我们用SIVmac239对7只毛里求斯食蟹猴进行直肠内感染,并且6个月后通过支气管镜用10CFU的结核分枝杆菌进行了共感染。另外8只毛里求斯食蟹猴仅感染结核分枝杆菌。通过临床参数,在胃和支气管肺泡灌洗中培养杆菌,以及通过连续[18F]氟脱氧葡萄糖(FDG)正电子发射断层扫描/计算机断层扫描(PET / CT)成像来监测TB进展。仅感染结核分枝杆菌的8只毛里求斯食蟹猴显示出对TB的二分类易感性,其中4只毛里求斯食蟹猴在13周内达到人道终点,4只毛里求斯食蟹猴在结核分枝杆菌感染后存活> 19周。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所有7只SIV +毛里求斯食蟹猴在共感染后表现出快速进行性的结核病,并且在13周前均达到人道终点。连续PET / CT成像证实单独感染结核分枝杆菌的毛里求斯食蟹猴中的二分类结果和所有SIV + 毛里求斯食蟹猴有显着的TB易感性。值得注意的是,成像显示在SIV +中结核分枝杆菌感染后4至8周内结核肉芽肿显着增加,但在SIV-中没有,并且暗示SIV损害动物遏制结核分枝杆菌传播的能力。在尸检时,与单独感染结核分枝杆菌的动物相比,先前存在SIV感染的动物具有更全面的病理学、增加的细菌负荷和更多肺外疾病的趋势。因此,我们开发了一种易处理的毛里求斯食蟹猴模型,用于研究SIV结核分枝杆菌合并感染,并证明先前存在的SIV显着降低了控制结核分枝杆菌合并感染的能力。

    编译服务: 结核病防治 | 点击量:45
  • 摘要:

    塞拉利昂卫生部(Ministry of Health and hygiene)周二宣布,该国50万人将在数周内获得这种救命的霍乱疫苗。

    疫苗将从全球疫苗免疫联盟资助的全球储备中获得,并将针对受8月份洪水和致命滑坡影响特别严重的地区。泥石流已造成500多人确认死亡。据美国国家安全办公室(Office of National Security)称,灾难发生后,又有数百人失踪,数千人流离失所。

    卫生部首席医疗官Brima Kargbo博士说:“霍乱是一种极具破坏性的疾病,传播迅速,致死迅速,在严重洪灾之后,风险可能会增加。”“口服霍乱疫苗是更好地保护国家和受影响社区免受该病影响的重要工具,最终将拯救生命。”

    塞拉利昂政府计划从9月起在全球疫苗和免疫联盟、世界卫生组织(世卫组织)、儿童基金会、英国政府和其他卫生伙伴的支持下,在25个受影响社区开展两轮疫苗接种。

    全球疫苗和免疫联盟首席执行官Seth Berkley博士说:“整个8月肆虐塞拉利昂的毁灭性洪水和山体滑坡使该国非常容易受到水传播疾病暴发的威胁。”“获得安全饮用水和卫生设施的途径有限,2014年埃博拉疫情爆发后仍在恢复的公共卫生系统也处于紧张状态。”这些拯救生命的疫苗,以及改善安全饮用水和卫生设施的紧急支持,有可能在霍乱爆发给一个已经遭受足够苦难的国家带来更多苦难之前阻止霍乱的爆发。

    在向该国部署了一名世卫组织专家之后,国际疫苗供应协调小组(ICG)于8月31日迅速作出从全球储备中运送霍乱疫苗的决定。全部疫苗(两轮1036 300剂)将于9月7日通过儿童基金会全球供应司抵达弗里敦。

    世卫组织建议,在紧急情况和其他暴发威胁增加的高风险情况下,应考虑接种霍乱疫苗,同时结合疾病的标准预防和控制措施。这些措施包括准备提供适当的检测和治疗,采取步骤确保获得安全的水和卫生设施,以及动员社区公众参与预防感染。

    塞拉利昂上一次霍乱爆发是在2012年,造成392人死亡,超过2.5万人感染。

    疫苗和免疫全球联盟、世卫组织、儿童基金会和合作伙伴正在与卫生和卫生部合作,帮助规划和实施这项运动,使受灾害影响的人群免费获得疫苗,同时支持正在进行的霍乱预防和准备工作。

    ——文章发布于2017年9月5日

    编译服务: 生物安全领域信息门户 | 点击量:44
  • 摘要:

    世卫组织正在迅速扩大对马达加斯加爆发的瘟疫的应对力度。这场瘟疫已蔓延到首都和港口城镇,在短短几周内感染了100多人。

    马达加斯加政府证实,塞舌尔一名国民的死亡是由于肺鼠疫。这位篮球教练星期三(9月27日)在访问安塔那那利佛参加一项体育活动时在医院去世。

    卫生当局正在追踪他最近几天接触过的人,以及可能接触过这种疾病的人。一旦确定,他们将被给予抗生素,以防止感染作为预防措施。

    自8月下旬确认暴发以来,该事件使死亡人数增至21人;至少114人被感染。

    世卫组织驻马达加斯加代表夏洛特·恩迪亚耶博士说:“世卫组织担心鼠疫可能进一步蔓延,因为它已经在几个城市出现,而这是流行季节的开始,通常是从9月到4月。”

    她补充说:“我们的小组正在马达加斯加实地提供技术指导、进行评估、支持疾病监测并与社区接触。”“我们正在尽一切努力支持政府的努力,包括协调卫生行动者。”

    世卫组织工作人员和应对伙伴在全球疫情警报和应对网络(GOARN)中的进一步部署正在进行,并增加抗生素、个人防护设备和其他用品的供应。

    世卫组织已提供30万美元紧急资金和关键医疗用品,以便迅速扩大行动努力,并呼吁提供150万美元以支持应对行动。

    鼠疫是马达加斯加的地方病,每年报告约有400例鼠疫病例,其中大多数为淋巴腺鼠疫。与过去的疫情不同,这次疫情正在影响大型城市地区,这增加了传播的风险。到目前为止确诊的病例数量高于今年这个时候的预期。

    黑死病是由受感染的大鼠通过跳蚤叮咬传播的,肺炎是通过人与人之间的传播。目前的疫情包括两种形式的鼠疫。迄今确诊的病例中,近半数为肺鼠疫。

    瘟疫是一种贫穷的疾病。它在卫生条件差和卫生服务不足的地方蓬勃发展。如果不及时治疗,它会很快死亡,但如果及早使用普通抗生素,它也可以治愈。

    据报道,最近一次暴发是在2016年12月,主要发生在偏远地区的黑死病。

    ——文章发布于2017年10月1日

    编译服务: 生物安全领域信息门户 | 点击量: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