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2015年第10期(发布时间: Oct 28, 2015 发布者:金慧敏)  下载: 2015年第10期.doc       全选  导出
1   2015-10-26 16:08:23.857 联合国报告推荐废水的资源价值:灌溉、施肥、发电 (点击量:4)

全球每年产生的330立方千米生活污水足以灌溉4000万公顷土地,相当于所有当前灌溉土地的15%或通过沼气发电供1.3亿户(据联合国周二发的布总结报告)。

联合国环境计划署(UNEP)和斯德哥尔摩环境研究所(SEI)公布了题为“卫生、废水管理与可持续发展:从废物处置到资源回收”的报告,给出了当前废水管理的知识和实践概述,并演示了用于回收国内废水中发现的资源和再利用机会:农业、能源生产和其他应用中。

全球市政产生的废水中含有可作为相当于化学肥料的25%氮和15%磷。它也可以携带大量的铁、氯化物、硼、铜和锌。在短短一天,一个城市的1000万次冲水释放的氮、磷和钾足够大约50万公顷农地施肥。

循环再利用方式处理废水将显著有助于实现最近通过的2030年可持续发展议程。此外,在加快实现可持续发展目标6中保证供水和卫生的过程中,废水资源回收和再利用可能会带来巨大的经济和社会效益,推动许多其他目标的实现。

世界银行估计,例如在印度,足够的卫生设施可减少医疗保健和供水成本,由此每年节约540亿美元。在老挝首都万象废水能产生足够的沼气,每天可让公交车司机行驶1万公里。

印度沿海城市产生废水中营养物质日值估计为1750万美元。另一项研究估算,美国城市污水中(包括金和银),每吨污泥有280美元的经济价值。

UNEP/ SEI的报告建议,应建立可持续的卫生和废水管理系统,技术上、文化上和制度上适当,经济上可行,能抵御灾害。

该研究还演示了怎样解决文化和情感挑战,包括“难吃的因素”。例如,在布基纳法索瓦加的杜古,尿被更名和储存后重新包装,以清楚地表明该产品已经从废物变成了安全的肥料。在玻利维亚的埃尔阿托,药草作为着色和除臭措施加入到经处理的尿液。

在瑞典的霍洛,较低的人口密度使得集中污水处理在财务上不可行,因此在使用用者、地方当局、研究社团和农民社区之间进行独特的合作,开发了低成本再利用的基础设施、专利黑水技术,社会意识和认证的混合策略,生产肥料,降低污染。

报告中强调了废水再利用的其他创新解决方案,包括在尼日尔利用浮萍净化水体,瑞典使用污泥作为建筑填充材料,甚至提议用有机废物进行受控昆虫采收生产蛋白饲料喂养牲畜。

2   2015-10-26 15:07:59.893 水利部解读《全国水土保持规划(2015—2030年)》 (点击量:6)

日前,国务院批复同意《全国水土保持规划(2015-2030年)》(以下简称规划)。水利部水土保持司司长刘震介绍,我国是世界上水土流失最为严重的国家之一。据第一次全国水利普查成果,我国现有水土流失面积294.91万平方公里,占国土总面积的30.72%。目前,全国水土保持措施保存面积已达到107万平方公里,累计综合治理小流域7万多条,实施封育保护80多万平方公里。1991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水土保持法》颁布实施以来,全国累计有38万个生产建设项目制定并实施了水土保持方案,防治水土流失面积超过15万平方公里。

规划确定的近期目标是:到2020年,基本建成与我国经济社会发展相适应的水土流失综合防治体系。全国新增水土流失治理面积32万平方公里,其中新增水蚀治理面积29万平方公里,年均减少土壤流失量8亿吨。远期目标是:到2030年,建成与我国经济社会发展相适应的水土流失综合防治体系,全国新增水土流失治理面积94万平方公里,其中新增水蚀治理面积86万平方公里,年均减少土壤流失量15亿吨。

规划依法划分了23个国家级水土流失重点预防区和17个重点治理区,并以此为基础,以最急需保护、最需要治理的区域为重点,拟定了一批重点预防和重点治理项目。

重点预防项目包括:

——重要江河源头区水土保持预防项目,涉及长江、黄河、淮河、嫩江、黑河等32条江河的源头区,以封育保护和生态修复为主,辅以综合治理,以治理促保护,控制水土流失,提高水源涵养能力,构筑生态屏障。

——重要水源地水土保持预防项目,涉及丹江口库区、密云水库等87个重要水源地,通过封育保护、小流域综合治理、清洁小流域建设及滨河(湖、库)植物保护带和湿地建设,形成以水源涵养林为主的防护体系,以减少入河(湖、库)的泥沙及面源污染物,确保源头活水,维护水质安全。

——水蚀风蚀交错区水土保持预防项目,涉及北方农牧交错和黄泛平原风沙地区,实施大面积封禁治理和管护,保护现有植被和草场,加强农田防护林建设,增强防风固沙功能,辅以坡耕地、侵蚀沟道、沙化土地治理,达到减少风沙危害、控制水土流失、保障区域农牧业生产的目的。

重点治理项目包括重点区域水土流失综合治理、坡耕地水土流失综合治理、侵蚀沟综合治理和水土流失综合治理示范区建设等项目。

3   2015-10-12 16:29:58.853 耕作时机影响有机农场的氮有效性和损失 (点击量:4)

在对杂草的战斗中,耕作是农户进行有机或生态处置的最有力武器之一。但是,根据宾夕法尼亚州立大学的农业科学院研究人员的研究,这取决于当耕作的使用时机,耕作也可能是助推地下水污染氮损失一个强大的驱动力。

“我们知道,有机农业依靠一个很好的耕种制度来管理杂草并使粪便和覆盖作物进入土壤,我们的研究表明,这种做法可能会造成环境的权衡”,贾森•凯的实验室博士后学者兼土壤生物地球化学副教授丹尼斯•芬尼说, “虽然有利于减少化学品的使用,但耕作尤其是秋耕 - 是氮机制的重要驱动力,并具有潜在的环境影响。”

在跨度五年的研究中,芬尼和她的同事们设计了时间尺度和不同的有机管理措施的土壤氮素水平的比较,并针对四个不同种植制度进行了深入的氮监测。他们的研究结果已有网上预印本,将刊登在2015年12月的《生态应用》上,并可能帮助种植者做出减少他们氮损失的决策。

“氮是复杂的,”芬尼说。 “它受我们无法控制变量的影响,如温度和湿度以及我们做出的管理决策。虽然我们知道这些不同的变量对氮素供应和潜在损失的影响,但我们想了解他们是如何在田里互相影响,特别了解有机管理体系。“

研究人员进行了现场农田为基础的实验,设计复制实施了典型的宾夕法尼亚州有机饲料和饲料生产体系4耕作制度。这几种制度彼此不同,种植了诸如在生长过程中改善土壤质量和杂草控制等优点的经济作物和覆盖作物等不收割作物,作物在生长成熟的不同过程中的耕作操作和肥料投入的时机、强度也不相同。

研究人员在第一个生长季节种植了第一套制度的覆盖作物序列,这一制度是传统上的每个种植间的耕作。在接下来的2年里,他们最低限度地耕种紫花苜蓿这一经济作物来维持这一制度。

第二种种植制度获得了施肥,然后夏天种植苏丹草这种覆盖作物,进行耕种,随后进入休耕期。像第一个制度一样,也是在接下来2年最低限度地耕种紫花苜蓿。

第三种耕作制度中,在上一年秋天播种覆盖作物谷物黑麦/毛苕子,然后经历整个夏天后再耕作。该制度采用了夏末翻耕冬闲控制多年生杂草加拿大蓟。到了秋天,研究人员播种黑麦,越冬后,研究人员在夏天进行收获。该制度在播种免耕玉米前进行了施肥。

第四种耕作制度中使用的一系列最少耕种覆盖作物,包括荞麦、黑麦和毛苕子,在研究人员种植玉米前通过传统耕作方法管理。玉米生产前该种植制度也得到了肥料。

四种耕作制度之间的差异使研究人员能够观察到管理实践与气候变量之间如何交互影响两个关键氮循环方面:整个生长季节土壤中植物可用氮或无机氮的存在量和植物根区以下土壤水分中的硝酸盐存在数量。无机氮是植物可以通过其根系吸收的氮,包括铵和硝酸盐。虽然铵并不通过土壤移动,但硝酸盐却可以。在某些条件下,硝酸盐可能渗入根区下面的土壤进入水体,从而成为污染物。

在每年的研究中,从3月到11月,研究人员每两个星期从测试田收集一次土壤样方,分析无机氮含量。他们还在研究的第一年使用的水收集装置从根区以下取水样,测量其硝酸盐含量,以了解种植系统潜在的硝酸盐损失。

为了分析收集的研究过程中大量的数据- 包括2300个土壤样本,以及每天的气温、降水和土壤温度测量数据,研究人员寻求了并不常用的农业研究统计方法—机器学习,来确定这些纷繁复杂的变量如何相互作用影响土壤氮。

他们的研究结果表明,翻耕是在四个耕作制度中潜在氮素损失的最重要驱动力,尤其是在夏末和初秋。当秋耕后进入休耕,因为往往是在宾夕法尼亚州的情况下,氮的这些后季末 氮爆发并被没有被植物捕捉的摄取,并容易浸出,芬尼说,这是对种植者有重要影响一个点。

“我们需要确保我们做出有关决定耕作作业时机时,不仅考虑我们的杂草管理目标,也要考虑我们的氮素管理目标。我们知道耕作会释放氮,所以我们要确保我们跟随它,并采取夺回氮的一些手段,”她补充说,春季耕作可以有利于释放种植经济作物所需的氮。冬季种植覆盖作物是一个很好的策略,它可以捕捉氮并随秋耕释放。

尽管养分管理责任最终取决于农民,芬尼感觉还有政策发挥作用的余地。“我认为有趣的是,据我所知,我们的联邦有机政策不讨论耕作,但我们在这里清楚地看到耕作具有潜在的环境影响,”她说。

4   2015-10-26 09:44:02.71 湖南省工业和城镇区域水稻土镉污染评估 (点击量:7)

近日,英文期刊《Chemosphere》(Volume 144, Pages 346–351)在网络上刊发了一篇关于我国湖南省工业和城镇区域重金属镉污染的风险评估。此项评估工作是由中科院生态研究中心科研人员开展的。水稻的镉污染是我国关注的一大环境健康问题。为了研究水稻镉污染与消费者之间分析评估,研究人员在攸县8个乡镇开展了田间调研。水稻土的平均镉含量为0.228-1.01 mg kg-1,90%超过了中国土壤环境质量标准标准,即0.3 mg kg-1。水稻土的平均pH值低,范围从4.89到6.02。超过70%的水稻籽粒的镉含量高于最高安全标准(0.2 mg kg-1,干重)。考虑到当地水稻消费量大以及镉水平的测量,78%的水稻样品存在健康风险,因为人体吸收的镉大于JECFA推荐的吸收量,即 0.8 μg Cd BW kg−1 天−1 或 25 μg Cd BW kg−1 月−1。

doi:10.1016/j.chemosphere.2015.09.001

5   2015-10-26 16:28:03.657 康奈尔大学气候变化与农业研究所(CICCA)建设气候智能农业网站 (点击量:4)

农民们表示需要更多关于气候影响的区域和当地的具体信息和他们现在可以实施并帮助他们适应气候变化和减少碳排放的具体做法。康奈尔大学气候变化与农业研究所的一个由研究人员、社会科学家和推广专家组成的团队正在为东北部农民构建一个新的一站式网站:www.climatesmartfarming.org。该网站将有以下几个主要部分:

• 东北地区气候对农业影响概述

• 以天气和气候为基础的在线决策支持工具,如生长度日计算器、蒸散计算器和冰霜风险工具。更多的工具将根据农民的需要来构建。

• 气候智能型农民视频:农民间互相交谈,了解他们正在经历的气候以及他们是如何适应。

• 链接到气候智能农业推广专家

• 资源和最佳管理实践

• 论坛:让农民、推广和研究人员分享有关良好实践的信息。

计算机、平板电脑或智能手机上均可使用。

6   2015-10-27 16:53:30.673 德国农业环境保护进展过缓 (点击量:6)

德国联邦环境局主席在德国环境咨询委员会(SRU)《农业生产的环境问题》30周年专题报告上发表从1985年以来德国农业污染变化调查研究。指出德国农业部门在过去30年环保的步伐显然过于缓慢。许多已知的问题,如高氮投入到土壤和空气尽管已经改进但是仍然没有得到解决。在1985年,90%左右土地面积超过了氮的临界负荷;今天,这一指标仍然徘徊在50%左右。同时又涌现出新的问题,例如塑料和塑料微粒被跟踪到在农业土壤中残留。

虽然对所关注的氮(N)已经取得了一些进展的,但德国全国范围内良好的化学和生态条件远未实现。氮是所有生物的重要营养,但过多确实会对环境造成破坏。在畜牧生产量较高的地区,过多的粪便会导致地下水硝酸盐的浓度超标。德国联邦环境署(UBA)建议将粪便和化学肥料混合迅速掺入土壤,并保持与溪流、河流和湖泊足够的距离。畜牧业生产量较高地区产生的多余的粪便应在德国全国范围内按最佳实践案例模式加以应用。该肥料条例修正案承诺更好地协调化肥和粪便的使用,尤其是符合环保的要求。联邦法令对处理对水有危害物质设施的目标是确保存储液体肥料、粪便和青贮渗滤液的设施不泄漏。

报告指出德国空气氮污染中的氨(NH 3)污染仍然很高。德国氨的排放量每年不得超过55万吨,但根据《国家排放上限指令》,但目前德国不符合这一上限,因此德国关于氨的法律是与欧盟法律相冲突的。需要经营许可证的鸡舍和猪圈将在未来会被名正言顺地要求安装排气净化系统。UBA建议牛棚引入类似的规定。

同时报告在土壤保护方面提及1985年以来,德国已通过法律监管土壤保护。农业部门通过推广最佳实践范例来践行土壤预防性保护,履行法律要求。只有所有陆地区域保持良好的农业和生态状况的情况下才能直接足额发放款项。在现实中,侵蚀、有害的碾压和腐殖质分解仍然存在。短期作物轮作、后期中耕作物或重型机械继续得以允许。报告给出目前解决方案:保护性耕作、带状耕作、永久覆盖种植或种植捕获作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