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2016年第1期(发布时间: May 23, 2016 发布者:高芳)  下载: 2016年第1期.doc       全选  导出
1   2016-05-23 15:36:44.803 为什么软件定义网络(SDN)和网络功能虚拟化(NFV)的采用是演变而不是革新 (点击量:3)

据科技商业研究分析公司介绍,整个2016年企业经营者将越来越多的转向网络功能虚拟化和软件定义网络技术上的合作以创造更大的利润。

他们预计由于传统的服务已趋近饱和、有竞争力的价格压力以及疲软的处汇汇率,电信运营商将继续在该领域竞争以增长收入,根据该分析公司的说法,中间商正在转向SDN和NFV,因为通过采用这些技术,他们可以降低运营成本还可以获得服务的敏捷性。现在就行动的运营商将会获得上市时间的优势,帮助他们在NFV和SDN普及之前吸引更多的企业客户。

然而,我认为运营商行动过快会错过关键的一步,我坚信尽管SDN和NFV可以解决这些挑战,但是在尝试任何关系到端对端服务部署的复杂的事情之前,利用现代技术解决网络基础是至关重要的。

由于配置的复杂程度和实现,目前使用遗留协议的节点配置方法存在重大隐患,该方法需要重新配置多个节点。因此,企业通常首先会对产品进行实验室测试和验证。他们可能会需要一个维护窗口给他们时间来申请改变,他们需要有返回的机会,以防由于错误配置一个节点而导致的问题的发生。这可能跟脚本中一个“复制粘贴”错误或端口号错误一样简单,却可以在网络上触发一个循环!

通过转向基于架构的服务和专注于服务供应而不是节点模型,客户可以获得他们寻求的便捷性和简洁性。但是,从命令行脚本转向SDN设计并不一定能满足客户的期望。

为了避免这类情况的发生,我建议一个不同的方案:解决控制层问题,同时增加与其他SDN控制器接口的能力,而且,可以保持一个简化的基于一个标准的IEEE协议最短桥接路径(SPB 802.1aq)的端对端单协议结构框架。

在我看来,关键是专注于更大的图景和端到端的服务,而不是仅仅关注数据中心。SDN的编制能力或许可以通过提高更多的端对端服务来帮助实现这个整体观,但是在配置工具足够复杂可以在整个网络上实现还需要一些时间。即使已经部署了另一个管理界面提供集中控制,遗留框架的问题也不会在一夜之间消失。使用相同的协议,这意味着旧协议的恢复时间和相关风险仍然存在。

通过虚拟化企业和转向基于服务的框架,其他虚拟网络服务被定义为NFV,可以很容易的被集成,例如,防火墙服务或会话边界控制器可以很容易地集成到已存在的虚拟网络基础设施,另外,通过远离节点配置IP拒绝服务攻击的风险和黑客大程度的减少,这是因为以太网拓扑被用来与IP服务建立通信,不同于其他供应商继续使用逐跳原则控制数据流。

最终,运营商需要把SDN和NFV看做是演变而不是革新,关键在于他们向SDN演化的同时维护流动资产,服务供应商需要在占据领先地位之前仔细评估可用的解决方案。

2   2016-05-23 15:38:47.793 英国通信管理局(Ofcom)致力于简化手机携号转网流程 (点击量:1)

英国电信监管机构0fcom发起了一个调研,目的就是使英国移动用户可以更方便地切换供应商。

由于这个目的,调研的内容包括Ofcom说一说他们希望怎样,然后询问其他的每个人他们的想法。因为反馈程序多少有点不透明,公众舆论在这些问题上的分量通常不清晰,罚款在Ofcom的建议中,该建议成为公众咨询过程的结果,将在今年6月停止。

“人们不能接受的是错过更好的手机转网,因为他们害怕转网的复杂,或者过去曾经有非常糟糕的经历,”Ofcom CEO Sharon White说,“我们希望移动手机客户从快速简洁的转网中获益,使他们更容易地投票和利用市场的选择。”

认为转网主要的障碍在于目前这些供应商的合作需求,不愿意提供这些是可以被理解的,此外,他给现任者提供一个最后的机会与客户辩解不要转网,许多人回避哀伤的销售人员的前景。

Ofcom有两个建议补救措施,首先优先考虑的一个,仅仅将现任者完全踢出转网过程,第二个方法专门解决主要持有现任运营商有其失去的客户,移植授权代码,如果你希望沿用你之前的电话号码,这是必须的,传统的坚持使得请求过程自生自灭。Ofcom想要PAC产生自动化,以消除这个障碍。

3   2016-05-23 15:40:49.193 研发一个新架构的磁存储设备 (点击量:2)

综述:

工程师已经研发出了一个利用自旋轨道力矩感应磁化转换的新架构的磁存储设备。

日本东北大学Hideo Ohno教授和Shunsuke Fukami副教授的研发团队已经研发出了一个利用自旋轨道力矩感应磁化转换的新架构的磁存储设备。

近二十年来,大量精力致力于磁随机存储器(MRAMs)的发展,磁随机存储器用磁体的磁化方向存储信息。通常来说,因为磁化在无限高速时会翻转,磁随机存储器被视为有希望替代当前的使用基于半导体的工作记忆,比如静态随机存储器(SRAMs)和动态随机存储器(DRAMs),这些都正在面临一些严峻的问题。

磁随机存储器研发的中心问题是如何高效地达到磁化方向翻转。

最近,利用扭矩所带来的一个平面电流自旋轨道相互作用,自旋轨道力矩感应的磁化方向改变已经被证明并深入研究了,原理上,自旋轨道力矩感应的磁化方向改变考虑了一个纳秒级超快的磁化翻转。

东北大学的研究团队展示了一个自旋轨道力矩感应的磁化方向的新方案,鉴于已经有两种方案,磁化方向直接正交于所用的写电流,目前的架构磁化方向与电流直接共线。该团队用新架构制造了一个三端设备,使用基于Ta/CoFeB/MgO的磁性隧道结,成功演示了翻转操作。

诱导磁化方向翻转所需的电流密度相当的小,抵抗“0”和“1”状态的区别又相当大,表明新结构是磁随机存储器应用的有力竞争者。

除此之外,该研究团队表明新的结构有潜在的可能充当深入到自旋轨道力矩感应磁化方向翻转物理层的有用的工具,还有一些存在的问题未被揭露。

磁存贮器可以不用电存储信息,急剧减小集成电路的能量消耗,特别是这个优势对相对有长时间待机的应用程序更具意义,比如在未来物联网社会将要扮演重要角色的传感器节点。

就这一点而言,目前的工作将铺平通向超低功耗和高性能集成电路和物联网社会的道路。

4   2016-05-23 15:42:43.963 5G无线频谱效率新的世界纪录:20MHz无线电频道上达到1.59Gbit/s (点击量:5)

综述:

工程师的新研究已经演示了多天线系统如何能够提供是现有的4G蜂窝技术12倍的频谱利用效率。

来自布里斯托大学和隆德大学的工程师国家仪器(NI)一起合作新研究,已经演示了多天线系统如何能够提供是现有的4G蜂窝技术12倍的频谱利用效率。

多天线技术被称为MIMO,已经应用于许多W-iFi路由器和4G移动电话系统中,通常一个基站包含了四个天线,使用国家仪器(NI)基于LabVIEW系统设计软件和PXI硬件的灵活的原型平台,布里斯托大学的配置实现大规模分布式天线,一个基站上部署了128个天线。

演示所用的硬件作为“开放的布里斯托”城市基础设施建设项目的一部分提供给布里斯托大学。隆德大学有一个相似的设备,LuMaMi试验台,能够使两个站点的研究人员并行工作。

布里斯托大学的大规模多天线系统被用来在3.5GHz的载波频率上进行演示操作,同时支持与多达12个单天线用户进行无线连接,每个客户端共享一个公共的20MHz频带,复杂的数字信号处理算法解算由天线阵列接收到的空间的单个数据流。

这项大规模多天线系统的演示在布里斯托大学Merchant Venturers Building中庭进行,达到了79.4bit/s这一空前的频带利用率,这相当于20MHz带宽的总吞吐率是1.59Gbit/s。

CSN团队负责人工程院长Andrew Nix教授说:“这项活动通过为大规模多天线架构提供模型验证的新功能,巩固了我们已经建立的良好的传播和系统模型工作,这对我们博士研究生来说是真正令人激动的时刻,为我们与我们国家和国家伙伴的合作研究提供了更多的机会。”

隆德大学无线系统教授Ove Edfors说:“我们认为大规模多天线是最有前景的5G技术,并且我们已经与我们布里斯托大学和EU项目MAMMOET的合作伙伴一起把这项技术推向前进,很高兴看到这些努力得到了实现。”

电机与电子工程系无线系统工程教授和EPSRC通信博士训练中心主管Mark Beach补充道:“大规模多天线是布里斯托无线研究的‘5G及之后各代’通信技术的四项关键技术之一,该演示之所以可行源于我们通信博士训练中心提供的队列训练,博士训练中心给布里斯托提供一个大规模活动的优势。”

隆德大学工学院教授Fredrik Tufvesson解释道:“这是一个令人激动的旅程,把布里斯托的研究人员Paul Harris和Siming Zhang委托隆德大学的团队,开发和测试参考设计,我们最先进的测试平台显示了来自许多研究人员巨大努力的最高点,看到来自布里斯托部署这些结果感觉太奇妙了。”

与隆德大学和NI公司的合作研究项目,五位布里斯托的博士由五位学术主管集体领导,隆德大学七位博士生和六位主管,使研究团队成为一个巨大的跨学科研究团队。

布里斯托大学的博士研究生Paul Harris解释道:“我在布里斯托的训练和在NI(奥斯丁)的两个月的借调使我有独特的地位何以使用这些前沿的设备,以及支持我的研究生同窗下一代无线通信最前沿的研究。”隆德大学博士研究生Steffen Malkowsky补充:“我们在NI的联合借调带来了非常紧密和富有成效的合作,我们已经带回到欧洲。”

NI射频研究和软件无线电(SDR)主管James Kimery评论道:“更多的讨论5G,NI很高兴能够与顶尖的研究机构如布里斯托大学和隆德大学一起合作,像‘开放的布里斯托’这样的组织也促进了标准的前进。该大规模多天线参考设计系统演示了应用NI工具和技术研究人员可以达到的功率和生产率。”

频谱和功率高效的无线通信是布里斯托大学通信系统和网络研究团队、EPSRC通信博士训练中心以及隆德大学电子与信息技术系的技术核心。

隆德大学工学院院长Viktor Öwall总结道:“我们的开放性、相似的目标、背景和结构帮助我们取得如此显赫的成果。”

5   2016-05-23 15:47:31.517 半导体激发的超导量子计算设备:使用来自半导体自旋量子比特的设计理念的超导量子计算的实现 (点击量:2)

综述:

据最新的一项报道,将来超导量子计算机的建设者或许可以从半导体器件中学到点一点东西,通过利用自然世界和半导体行业的好点子,研发人员或许能够大大简化由半导体构建的量子设备的操作。他们称这位‘半导体激发’的方法,并认为这能够为提高超导量子电路提供有用的指南。

根据最近一周自然通讯期刊的报道,将来超导量子计算机的建设者或许可以从半导体器件中学到点一点东西,通过利用自然世界和半导体行业的好点子,研发人员或许能够大大简化由半导体构建的量子设备的操作。他们称这位‘半导体激发’的方法,并认为这能够为提高超导量子电路提供有用的指南。

超导量子比特,或者称量子位是由超导器件(比如导线、电容或非线性电感)组成的电路,这种电路对于电流来说电阻为零。从零开始设计这些电路提供了极大的灵活性,向实现全面的量子计算机又走进了一步,另一方面,从半导体材料比如超高纯度硅中发现的量子比特为量子计算提供了很好的性能,比如较长的量子存储时间和更快的两个量子比特逻辑门。这些优点也有一定的限制,但是这些限制引起了半导体领域的创造性的解决方案。

物理科学实验室和马里兰大学帕克分校的Yun-Pil Shim和Charles Tahan也在探索来源于半导体量子的创意对设计超导量子计算机更好的方法是否有用,首先第一步,他们想要对最先进的超导量子比特应用新颖的控制方法,他们发现可以通过使用从半导体量子比特领域发展而来的解决方案,消除最昂贵的控制开销之一的微波源。值得注意的是,他们发现了一个更高效地超导量子比特的实现方法,使得比原始的半导体方法更容易实现。

“如果可以在人造超导电路上模拟半导体量子的属性,就可以两全其美,” Tahan说,“在海量参数中,有时候自然是最佳的指南。”

量子比特可以在许多不同的物理平台上实现,比如超导电路或电子自旋。自选是粒子的量子特性,物理学家通常认为粒子是小的磁体,可以指向外加磁场的方向,这导致了量子0和1的叠加态,这是量子比特的关键特征。在一些系统中,因为这些自旋量子比特不受常见的噪声源如电场的影响,所以能够鲁棒地携带量子信息。

自旋和超导量子比特以相似的方式控制,考虑到量子比特逻辑门,微波射线能够驱动两者的两个量子位之间的转换。但是半导体自旋量子比特也是不同的,他们通常与环境有着弱耦合,引起长的记忆时间但是缓慢的量子逻辑门。另外,自旋量子比特非常小,使得他们易受临近自旋的影响。

通过研发“全电气”的方案实现量子计算,可以解决以上两个问题,这种方法使用多个物理自旋代表一个量子比特,这种“经过编码”的量子比特操作由物理自旋之间的成对的相互作用完成。每一个量子比特编码至少需要三个自旋电子,需要大量的物理脉冲实现一个编码的逻辑门,很显然这对于量子计算来说代价太大了,特别是脉冲不是完美的时候。

Shim和Tahan表示编码的量子的方法比特甚至比超导量子比特更好。事实上,他们发现称为transmons或fluxmons的超导量子位可以单独调整,每个编码量子比特仅仅需要两个物理量子比特。更重要的是,编码逻辑门的时间和错误率并没有改变很多。举个例子来说,受控非门在半导体自旋中大概需要20对量子比特作用才能完成,Shim和Tahan表示相似的二量子比特门仅仅需要两个二量子比特脉冲就能实现,这意味着所有的量子比特逻辑门可以由快速的直流脉冲实现,而不需要依赖于微博激发的量子比特旋转。

文章的作者称他们的方案可以由目前的超导量子比特和控制方法实现,但是仍然存在一些开放性的问题,编码方案中,初始化量子比特可能是噪声,无处不在的“transmon”量子比特性能可能被新型的“fluxmon”或 “fluxonium”量子比特类型超过。

量子计算机必须保存外部干扰的量子比特一个计算进程的时间,尽管超导量子比特的质量发展很快(量子比特的生存期超过了100微秒,远远超过十年前的10纳秒),量子比特逻辑门错误率仍然受金属、绝缘体和整合这些设备的接口的损耗的限制。这些同样限制了提出的编码方案的性能,在这些基础设备问题上还有巨大的进步空间。

通往全面量子计算的道路上的一个关、关键目标是“容错”量子纠错的示范,在一个包含由许多物理量子比特的逻辑量子比特上重复纠错能够降低物理量子逻辑门的错误率。去除微波控制的需求和其他量子编码方案的优势,可以很容易地用超导量子比特实现逻辑量子比特,虽然作者相信这代表着进步,他们建议近距离关注自旋量子比特可以获得额外的发展进步

6   2016-05-23 15:51:44.223 Wrangler超级计算机加速了大数据:数据密集型超计算机为用户带来了高性能科学计算 (点击量:1)

综述:

根据一项特别报道,新型超级计算机Wrangler正帮助研发人员加速大数据发展和取得新发现。超级计算机Wrangler设计的更加用户友好型,用网页驱动的方法实现高性能的计算,包括数据分析。

处理大数据有时候对需要快速和超级计算的研究人员来说就像没有铺平的道路。

“当你处于数据的世界,路上充满了岩石和碰撞,有许多事情需要关心,”前哈勃太空望远镜科学家现在是德克萨斯高级计算中心(TACC)数据密集计算小组的领导的Niall Gaffney如是说。

Gaffney努力使新的超级计算机Wrangler上线,像以前驯服野马的西部牛仔一样,Wrangler驯服的是大数据,比如包含分析成千上万文件的计算问题,这些文件需要快速打开检查并相关分析。

Wrangler填平了由(NSF)美国国家科学基金支持的XSEDE(极端科学和工程发现环境)的超级计算资源的缺陷,XSEDE是先进数字资源的集合,科学家们可以共享这些数字,分析产生于每一个领域研究的大规模数据集。2013年,NSF奖励TACC和它的学术合作伙伴印第安纳大学和芝加哥大学1120万美金,用以建立和经营Wrangler,处理数据密集高性能计算的超级计算机。

Wrangler被设计用来与Stampede超级计算机密切合作的,根据每年两次的500强排名,Stampede超级计算机能力排名第十,并且是奥斯丁德克萨斯大学TACC的旗舰产品。自2013年上线以来,Stampede完成了开放科学600万次计算工作。

“我们保持了与Stampede系统很好的兼容性,” Gaffney说:“但是添加了一些新的东西,比如超大规模闪存系统、超大规模分布式旋转光盘存储系统和高速网络访问,这使得那些有不能被如Stampede和Lonestar系统解决的问题的人能够用他们之前没尝试的方法解决。”

Gaffney做了一个对比,Stampede那样的计算机像赛车跑车,神奇的计算引擎最优化以在光滑的跑道上快速前进,另一方面,Wrangler更像是拉力赛车,在没有铺平的崎岖的道路上快速行进。

“如果你开一辆法拉利参加越野赛,会想改变道路,” Gaffney说:“你想改变整辆车组装在一起的方式,即使使用相同的组件,要适合于人们不同的用途。”

Wrangler的核心是600兆兆字节的闪存,通过其超过3000个Haswell计算核心PCI(外部控制器接口)互联共享。Gaffney说:“系统的所有部分都可以访问相同的存储空间,他们可以在这些数据上进行并行操作,这些数据存储在这个高速存储系统中,以获得他们在其他地方不能获得的结果。”

这些大量的闪存来自于DSSD,DSSD是由Sun Microsystems的Andy Bechtolsheim联合创立的公司,2015年5月获得了EMC。

Bechtolsheim在TACC的影响追溯到他领导的‘Magnum’无线网络带宽交换机,是为了Stampede的前身已经退役的Ranger超级计算机设计的。

DSSD在CPU和数据之间选择了一个捷径,这一点是比较新颖的,“计算机的大脑直接连接到存储系统,中间没有转接,” Gaffney说:“它实际上允许使用一些你能轻松得到的快速存储器直接计算,两个之间没有问题。”

加速了基因分析途径

Gaffney回想起了科学家们面对OrthoMCL时遇到的问题,OrthoMCL可以分析来自于从看似不相关的物种发现相似的基因血统的DNA序列,问题就是OrthoMCL会像一匹难以驯服的野马一样释放数据。

“它产生了海量的数据,外部运行计算程序,而且必须与这些数据进行交互,” 德州大学奥斯汀分校综合生物学系和计算生物学及生物信息学中心的生物学家Rebecca Young说。她补充道:“这不是Lonestar、Stampede以及其他一些TACC的资源设立的目的。”

Young讲述了如何第一次借助网络资源使用OrthoMCL,她只能从10个物种中找出350条类似的基因,“当我在Wrangler上运行OrthoMCL时,我能在这些物种中得到差不多2000个类似的基因,” Young说,“从已经能达到的程度来说这是一个巨大的进步,我们使用OrthoMCL的目的就是允许我们在关注这些4.5亿年进化过程中分离的相异的古老的物种时可以得到越来越多相似的基因。”

“现在我们可以在任何地方15分钟到6小时之间完成这些任务了” Gaffney说:“Wrangler改变了游戏规则。”

Gaffney补充说快速得到结果使科学家们通过分析大数据探索新的和更深的问题,驱动之前不能得到的发现。

优化建筑的能源效率

美国橡树岭国家实验室(ORNL)计算机科学家Joshua New希望利用Wrangler能力的优势驯服大数据。New是Autotune项目的主要负责人,Autotune项目创建了一个建筑物的软件模型,校准来自不同数据源的超过3000个数据输入,比如费用单,生成一个有用的信息,比如最优的节能改造是什么样的。

“Wrangler有足够的马力,我们在一次运行中可以进行许多大量的研究并得到有用的结果,”New说。他最近使用ORNL的Titan超级计算机进行500000次模拟并在68分钟时间内像磁盘写了45TB数据。他说他想扩展他的参数研究,模拟美国全部的1.251亿个建筑物。

“我认为Wrangler为我们提供了一个特殊的有利可图的市场,我们把我们的分析转向了端对端的流程,在这个流程中我们定义我们想改变的参数,”New说:“它生成了采样矩阵,他生成了输入文件,它计算所有计算上有挑战性的任务,并行运行所有的模拟仿真,它生成了输出,然后我们运行我们的人工智能和统计技术,在后端分析数据,在Wrangler以可靠的流程上自始至终做这些工作是我们非常兴奋的。”

当Gaffney说起Wrangler的存储的时候,说是非常大的数据存储空间——10拍字节基于Lustre的文件系统服务器由TACC托管,印第安纳大学有复制品。“我们希望保存数据,” Gaffney说:“Wrangler系统的建立使数据是首要的部分,在这些数据之间人们进行他们的研究,允许我们紧紧抓住数据,并与他人分享,这些正是我们希望Wrangler做的。”

解释暗能量

“数据是我们项目最大的挑战,” 德州大学奥斯汀分校天文学家Steve Finkelstein说。他的国家科学基金项目叫做HETDEX,望远镜暗能量实验。这是所尝试的最大的星系研究,科学家们希望绘制超过100万星系的三维地图,在这个过程中会发现上千个新的星系,主要的目标是研究暗能量,使星系分离的神秘的力量。

Wrangler超级计算机

数据密集型超级计算机系统Wrangler正在部署

“每天晚上我们都观察——我们计划至少三年每晚观察——我们计划得到200GB的数据,”Finkelstein说。每六分钟就会测量天光的34000点的频谱。

“Wrangler是我们的解决通道,” Finkelstein说:“随着数据进来,Wrangler有一个小程序寻找新的数据,每六分钟左右的数据进来,就会处理这些数据,天亮的时候Wrangler就会得到全部的数据,发现新的星系。”

在生化资料中的人类起源

Wrangler支持另一个高性能计算的例子是一个称作PaleCore的国家科学基金支持的科学项目。该项目希望利用Wrangler的数据库的敏捷性为科学家建立一个知识库,科学家们可以在所有与人类起源有关的化石挖掘清晰额地理空间信息。这样能结合以前的数字集合方式比如Excel表单和SQL数据库,使用新的数据收集方法比如从手机或ipad上收集实时化石GPS信息。

“我们正在关联开放数据发现一个巨大的机会,” PaleCore项目负责人Denne Reed说。Reed是德州大学奥斯汀分校人类学系副教授。

关联开放数据允许从看似竟然不同的数据的联系中找寻意义。“Wrangler是一个可以完成这些的平台,” Reed说,“它使我们存储大量的数据,无论是照片图像、卫星图像还是与地理空间数据相关的数据等,它还允许我们开始寻找有效的实时链接存储的其他数据的方法。”

科学数据分析

Wrangler的共享内存支持Hadoop和Apache Spark框架的数据分析,“Hadoop是一个现在所有数据科学的流行词语,” Gaffney 说,“这些我们都有,我们还可以配置这个系统,本质上像现在的谷歌搜索引擎在数据中心,最大的区别就是我们在同一时间服务少量用户,这与谷歌是不同的。”

用户以最快的方式向Wrangler存入取出数据,Wrangler连向Internet2,Internet2是向全国大部分其他学术机构每秒提供100千兆字节吞吐量的光纤网络。

除此之外,TACC有工具和技术并行转换他们的数据。“有点像在超级市场,” Gaffney解释道,“如果只开通一个结账通道,最快也只有一个人结账,但如果你进去并且开通15个结账出口,可以分散人流,可以在更少的时间让更多的人通过。”

超级计算机新的用户群体

生物学家、天文学家、能量效率专家和古生物学家仅仅是Wrangler试图吸引的新用户群体的一小部分。

Wrangler比典型的高性能计算更好的网络功能,门户网站允许用户管理系统,并给比如VNC、RStudio和Jupyter Notebooks的网站界面能力以支持更多类似桌面的用户与系统的交互。

“我们科学需要这些更大的系统,” Gaffney说,“我们需要更多种类的系统,我们需要更多种类的用户。这是我们正要推动这些种类门户的地方,我相信这对许多我们现在正要推进的系统将是新的面孔,更多的网络驱动,更多的图解,更少的命令行驱动。”

“国家科学基金会与TACC共同分享Wrangler持续的世界领先的吞吐性能的自豪,特殊性的开放科学社区可利用的运营型资源,推动关注数据的研究,”监督NSF奖的项目官员Robert Chadduck说。

Wrangler正在引领数据密集型科学研究中计算问题,“有一些伟大的系统和伟大的研究人员为了改变我们生活的方式和我们生活的世界,正在做一些与数据有关的开创性的非常重要的工作。” Wrangler正在推进分享这些成果,所以每个人都可以看到正在发生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