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您进入网络科技信息监测服务云平台!
  •  分类浏览
  • 摘要:

        过去十几年以来,全球饥饿人口数量稳步下降,如今似乎再一次呈现上升态势,营养不良正以多种形式危害着全球数百万人口的健康。《世界粮食保障和营养状况》报告提出警告:愈来愈多的矛盾冲突是发生这一转变的主要幕后黑手,因为与气象相关的冲击性事件常常会加剧矛盾冲突造成的影响。这也使国际社会到2030年消灭饥饿和一切形式的营养不良的承诺出现了阻力。同时,该报告仔细审查了粮食保障不足引发矛盾冲突的多种途径,为粮食保障如何预防社会动荡、暴力行为的出现提供了真知灼见。得益于联合国五大机构的通力合作——由FAO牵头,世界卫生组织(WHO)、联合国儿童基金会(UNICEF)、国际农业发展基金会(IFAD)、世界粮食计划署(WFP)共同努力,该份报告在全球综合分析粮食保障和营养之间的联系方面踏出了第一步。
       

        关键信息
        1. 2016年,全世界慢性影响不良人口预计已从2015年的7.77亿增至8.15亿,虽然相较2000年的9亿人口已有所下降。
        2. 粮食保障不足人口在长时间的减少之后,这一上升态势可能预示着趋势逆转。尤其在撒哈拉以南非洲、东南亚、西亚等地区情况出现恶化,在冲突频发地区以及兼有干旱、洪涝地区趋势逆转尤为突出。
        3. 各国营养不良的多种形式并存,并伴随以频繁出现儿童营养不良、妇女贫血、成人肥胖等问题。成人体重超重、肥胖人数不断上升,使得这些问题愈演愈烈。大多数地区都出现儿童体重超重、肥胖现象,所有地区的成人则都出现这一现象。
        4. 矛盾冲突呈上升趋势。由于受到与气象相关的冲击性事件影响,矛盾冲突往往会激化,严重影响粮食保障,最近大部分粮食保障不足问题即由此而来。
        5. 矛盾冲突是出现严重的粮食危机的主要原因,同时也导致了最近再次出现的饥荒,冲突存在时间较长地区和机构控制能力较弱的地区,饥饿和营养不良的情况就会更为严重。
        6. 要解决冲突频发地区粮食保障不足和营养不良的状况,“老一套办法”已经不奏效了,需要采取针对冲突的措施,兼顾急需的人道主义援助和长期经济发展、可持续和平。
        7. 该报告提出明确警告:要在2030年达到消灭饥饿和营养不良的宏远目标将是一大挑战,需要采用新的工作思路,做出更大的努力。

    所属服务: 食物与营养 | 点击量:0
  • 摘要:

    联合国粮农组织(FAO)新发布的一份报告指出,在未来几十年中,当发展中国家数百万年轻人准备进入劳动力市场时,不需要再逃离农村地区躲避贫困。
        《2017粮食及农业状况》表示,农村地区其实在粮食生产和相关部门有着巨大的经济发展潜力。同时,由于世界上绝大多数贫困人口和饥饿人口居住在这些地区,要达到2030年的发展目标,就取决于能否释放这一长期被忽视的潜力。
        要释放这一潜力,就要克服许多棘手的问题:自给性农业的低生产力、许多地区有限的工业化程度、快速增长的人口和城市化——这些都对发展中国家为本国公民提供粮食和就业的能力提出了重大挑战。
        有充分证据显示,农村经济一旦发生转变,就能产生巨大影响。报告中提到,自20世纪90年代以来,农村经济的巨大转变使得数以亿计的农村人口自力更生得以脱贫。然而这一进步的程度参差不齐,人口增长也使这一进步付出越来越大的代价。
        2015-2030年间,15-24周岁人口的数量将增加约1亿至13亿人口。几乎所有增加的人口都位于撒哈拉以南沙漠地区,这一地区大部分都是农村地区。但是在许多发展中国家,尤其是南亚和撒哈拉以南沙漠地区,工业化和服务部门的发展十分滞后,导致这些国家无法吸收大量正准备跨入劳动力市场的新求职者。农业领域以其目前的情况来看,同样无法吸收这些求职者。因此,迁往城市的农村人口很可能会冒着更大的风险,加入城市贫困人口的行列,而不是寻找脱离贫困的出路。其他人则可能会通过季节性或永久性移民去其他国家寻找工作。
    报告指出,因此提供针对性政策支持、加大农村地区投入建设生机勃勃的粮食体系和支持性农业产业,并与城市地区紧密相连(尤其是中小型城市),能够创造工作岗位,使更多人留在农村地区发展。这就是一种战略干预的方式。
        大力改变农村的经济发展模式不是万灵药,不能解决所有迫使人口迁移的压力问题,但是大量急需的就业岗位可以由此诞生,人们可以将外出寻找工作视为是个人选择,而不是为生活所迫。
        FAO总干事何塞•格拉齐亚诺•达席尔瓦(José Graziano da Silva)在报告的前言中提到,“政策制定者和设计者常常忽略的一个事实是,对于农村人口来说,小城镇的地域网络是十分重要的参考坐标,因为他们在这些地方购买种子、送孩子上学、获取医疗资源和其他服务。”
        “政策制定者需要迫切意识到小城镇处于缓解城镇关系中间的重要促进作用,并为小农户提供更多机会推销农产品,让他们分得经济增长的红利。”他补充道。

        城市粮食需求如何激发农村复兴
        《2017粮食及农业状况》提出农村经济急需改头换面,而这一切可以通过利用城市不断增长的粮食需求,让粮食体系更为多样化,并在农场外活动、农业相关活动中创造新的经济增长机会。其中包括负责加工、提炼、包装、运输、储存、推广、销售粮食的公司和供应生产投入如种子、工具、设备、肥料的企业和提供灌溉、耕作和其他服务的企业。报告提到,即便是在农村人口较多的国家,城市粮食市场的需求也在不断上升,目前一国的粮食供应中城市消耗已占到70%。
       

        没有杀手锏
        不过,就算城市化为农业发展提供了“千载难逢的良机”,但也为数百万小农户提出了严峻的挑战。盈利率更高的市场能够将粮食生产集中导向至大型商业农场和大型加工商、零售商居于支配地位的价值链,小农户自然被排除在外。因此要利用城市需求推动农村经济进行彻底又公平的经济增长,支持性的公共政策和投资至关重要,同时政策中必须采取相关措施,保证小规模、家庭型农户的市场参与度。家庭型农户、基础设施、小城镇
    该研究阐明了三个方面的行动建议:首先,要落实各项政策,确保小农户能够完全参与到市场中,满足城市粮食需求。同时要采取措施,增加农户的土地保有权,保证供给合同的公平性,增加农民获得的福利等等。其次,建设必要的基础设施,将城乡连接起来。在许多发展中国家的农村地区,即便农民希望能够满足城市对于新鲜瓜果蔬菜、肉类乳品的需求,但是道路、电网、储存设备、冷藏运输系统的缺乏也成为一大瓶颈。第三,不仅要把大型城市纳入到城乡经济联网中,小型城市、分散型城市也要结合起来。确实,该报告强调了小城镇中心一直以来都是不受重视的粮食市场,而发展中国家有一半的城市居民都居住在少于50万人口的小城镇。

    所属服务: 食物与营养 | 点击量:0
  • 摘要:

        《欧盟运行条约》(Treaty on the Functioning of the European Union, TFEU)中阐述了CAP的目标。如果通盘考虑,在欧盟范围内实施CAP的益处足以让CAP成为欧盟未来的一项政策并对法国产生重要意义。
        在不断的改革中,已经证明CAP能够不断演进,决定并不断更新欧洲社会中契约农业的面貌。CAP能够满足经济、环境、粮食、社会以及土地等方面的需求,全面地实现各种各样的目标。不过,CAP也必须与时俱进,应对欧盟面临的诸多新挑战。
    因此,未来CAP必须进一步促进农业和农产食品企业的发展,加强各领域的实力(第一轮圆桌讨论将会探讨并解决这些问题),为农业环境服务提高价值并鼓励在气候、能源和土地方面进行转变(第二轮圆桌讨论将会探讨这些问题),管控风险并为各参与方赋能(第三轮圆桌讨论将会探讨这些问题)。

        (1)CAP存在的基础至今依然十分坚实
        《共同农业政策》(Common Agricultural Policy, CAP)是欧盟最早出台的政策之一,也是唯一一个完全融入欧盟的政策。它反映了成员国决定汇集各自目标和资源,以重建经济、减少进口食品依赖的决心。从《罗马条约》(Treaty of Rome)到《里斯本条约》(Lisbon Treaty, 参见第38条),农业政策已经在欧盟层面得到确认和实施。TFEU第39条明确指出CAP这一欧盟共同农业政策承载的目标为提高农业生产率、确保农业生产者的生活水平、稳定市场、确保粮食供应以及保证零售价格合理。要实现粮食主权目标,不能一劳永逸,最近一项分析表明,2010年至2050年期间,全球粮食需求可能会增加50-69%(来源:法国农业科学研究院雷恩中心[INRA Rennes])。

        (2)CAP造福欧盟经济体——全球领先的农产食品生产地
        通过实现农业和农产食品领域的现代化、提高该领域的竞争力,CAP确保了欧盟的粮食安全。同时增强了欧盟经济实力,欧盟农产品贸易顺差已超过160亿欧元(来源:欧洲委员会2015年年度农粮贸易报告[Annual Agri-Food Trade Report, European Commission])。
    2015年,农业出口额高达1,290亿欧元(占欧盟出口总额的7%),年均增长5.7%,巩固了欧盟作为全球领先农产食品出口地区(以及进口地区)的地位。欧盟农产品贸易涵盖了价值链各环节的多种农产品,这些贸易成果的取得显示了CAP在确保整个欧洲创造就业、促进经济增长的适应性方面具有重要作用。

        法国是欧盟的农业领先大国,农产量占欧洲总产量的17%,高于德国(13%)和意大利(13%)。自2000年起,法国贸易赤字大幅增长,只有农业和农产品行业一直保持盈余。农产品(包括加工及未加工产品)是法国第三大贸易顺差领域,仅次于交通装备、化学品、香水和化妆品行业。2016年法国发布的对外农业和农产品贸易情况表明,对第三国的销售额占法国农产品出口总额的35%以上。事实上,法国贸易顺差总额超70%为非欧盟国家间贸易取得。

        (3)CAP目标不断演变,已将环境问题纳入考虑
        随着农业积极外部效应带来的利好不断增加,CAP致力于实现对欧洲至关重要的17个可持续发展目标中的13个。CAP提供了一个共同框架,使得欧盟各国得以共同应对气候变化和生物多样性、保护自然资源等问题。CAP提供了一系列互补工具,因地制宜,激励各国生产环境友好型公共产品。同时,CAP也是欧盟促进生物质能发展的唯一政策,旨在通过发展生物经济,促进欧洲向低碳经济转型。

        在法国,除了实行绿色支付外,2014-2020年期间用于农业-环境-气候变化措施的公共资金总额相比2007-2013年翻了一番。法国有机农业(Organic agriculture)发展迅猛。据统计,2016年有机农业增长迅速,过去四年年均增长8.4%,直接就业人数近118,000人。2015年,有机农业用地占法国农业用地面积的5.7%,为第九大有机农业国。
       

      (4)CAP重振农村
        欧盟现有农业生产单位1,400万家,农业和农产食品行业为欧盟提供了4,400万份工作岗位(欧洲委员会2015年年度农业食品贸易报告[Annual Agri-Food Trade Report 2015]),这一数字是欧洲汽车和航空业从业人员数量之和的二倍。CAP有利于维持欧盟地区的农业活动,稳定战略部门的劳动力规模。
    不过,农民的收入仍然远低于欧盟平均水平。近年来,农业收入约占欧盟平均收入的53-64%,取消农业补贴将导致30%的农场停止运营,特别是在山区。实际上,欧盟各国对农业的扶持性补贴平均占到农民收入的30%以上。

        法国拥有54%的耕地,补贴平均占农民收入的11%。其中30个省的补贴水平高达15%,在重点关注牲畜粗放养殖方式的十几个省,甚至达到20%。
    预算成本有限 CAP提供完整的一套政策体系
    如果欧盟成员国各自为政,分别实行各自的农业政策,成本将远高于实施CAP的成本。以欧盟总人口计算,CAP的预算相当于人均每天支出30生丁。2015年,CAP支出占欧盟GDP的0.38%。这一数字自1995年起就持续下降,现在也远低于发达国家农业支出水平。美国的农业法案(Farm Bill)规定,每投入1美元,农业就要产出1.8美元的效益。而与此相比,在CAP下,欧盟每投入1欧元,农业就能产出超过4欧元的效益(来源: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ECD]数据)。

    所属服务: 食物与营养 | 点击量:0
  • 摘要:

    我们面临什么问题?

    美国农业部(U.S. Department of Agriculture, USDA)营养补充援助计划(Supplemental Nutrition Assistance Program, SNAP)此前叫做食物券计划(Food Stamp Program),是向低收入的计划参与者提供电子津贴,这种电子津贴可以像使用借记卡一样在授权的食品零售店购买符合条件的食品。该计划影响着很多美国人的生活,2016财年,平均每月约有14%的美国人加入该项计划。作为国家安全网的支柱之一,SNAP预算约占到USDA年度预算的一半以上。该计划起源于“大萧条”(Great Depression)期间,1961年开始试点并于1964年得到永久的正式授权。自1964年之后,参加计划的人数及计划的支出随着美国经济状况和政策的变化不断上升或下降。

    由于SNAP需要联邦政府的大量投资,因此政策制定者们紧密地监督该计划。现阶段他们面临的挑战是如何设计计划,与过去面临的挑战相似。这一报告中对SNAP演进的回顾帮助我们了解该计划发展至现阶段情况的原因。同时,报告也讨论了近期SNAP政策辩论中出现的六大问题并分析了多种计划设计特点的权衡比较。该报告通过从历史和分析的角度来衡量计划设计的主要变革,从而立足过去,展望未来。

    报告的研究成果是什么?

    为反映经济情况以及政治和预算情况的变化,政策制定者们对计划的设计做出了很多修改,这一过程通常包括许多取舍,即通过牺牲一个计划目标来实现另一个目标的最大化。该报告分析了如下问题:

    分区域为SNAP拨款。一般来说,按区域拨款为每个州提供一笔固定金额的联邦融资,且州(而非联邦政府)政府负责决定如何实施计划。按区拨款对SNAP来说是个根本性的变化,可能终结其过去将该计划视为拥有某种特权的特征。按区拨款使州政府可以灵活地修改计划政策以实现其特定的需要和情况,然而这其中也包含取舍。首先,如果款项固定,人们对该计划的需求增加时可能就无法得到满足,比如在经济下行期间。其次,如果国家没有适格标准,可能具有相同情况的两个人仅仅因为居住在不同的州而收到不同标准的援助。

    限制计划参与者可购买的食品种类。SNAP的参与者可将计划津贴兑换现金购买大多数家庭所需的食物。然而,近年来州政府和一些组织不断催促USDA限制居民用SNAP津贴所购的食物种类。这种限制可能会改善计划参与者的营养状况,但却减少了消费者的选择并可能会减少参加该计划的人数。此外,这种限制手段可能无法有效实现,因为居民可以使用自己的收入购买那些被限制购买的食物。

    具备存储条件的要求。要成为SNAP的授权商店,食品零售商必须具备各种资格,政策制定者们也一直在修改相关的资格要求。更严格的食物种类和份量标砖可以增强这些符合条件的零售商店所售卖食物的营养价值;但另一方面,更加严格的标准也会减少符合授权条件的零售商店数量,限制公民参与渠道并可能减少参与人数。

    SNAP津贴的充足性。近期多份报告对SNAP津贴过低表示担忧,并表示过低的津贴并未考虑(1)食物价格的地域差异;(2)不同家庭成员年龄和对营养需求的不同产生成本差异;(3)制作食物所耗费的时间成本。由此,我们可以看到津贴的充足性目标和成本控制目标之间明显需要权衡:提高充足性标准的同时也会增加计划成本。

    加入计划的渠道。自2000年以来,各州可以选择执行SNAP广义的分类合格标准(broad-based categorical eligibility, BBCE)。这一标准允许各州将SNAP资产测试或总收入合格门槛与其它特定的非现金测试渠道的计划相结合。BBCE推动更多人参与计划并降低了该计划的行政成本。但另一方面也有人表示,BBCE使得更高收入的人们加入该计划,增加了整个计划的成本。

    工作要求。加入营养补充计划的个人必须满足一般的工作要求,否则视为不合格。一般工作要求包括注册参加工作,有合适的工作或非自愿辞职,如果州政府要求的话,参加失业福利(特定的州政府项目提供的无薪工作)或一项工作和培训项目也算作一般工作要求。此外,健全成人且无需抚养人(able-bodied adults without dependents, ABAWDs)的群体如不满足特定的工作要求,则在参加该计划时接受时间限制(三年内可参加计划三个月)。尽管工作要求能增加人们的收入和培训,由此不再接收SNAP津贴(如不符合工作要求),可能会影响那些无法找到工作的人。

    政策制定者们如何应对这些一再出现的挑战将影响未来食物和营养援助的政策环境,也将影响参与者、纳税人和参与其它计划的利益相关方。

    该研究是如何开展的?

    USDA经济研究服务局(Economic Research Service)研究了SNAP的法律和规定(过去和现阶段的),通过计划的支出和参与人数分析计划的走势,并重新研读了多个SNAP相关的研究报告和行政出版物。

    所属服务: 食物与营养 | 点击量:1
  • 摘要:

        华盛顿2018年2月8日电——美国农业部(U.S. Department of Agriculture, USDA)农产品销售局(Agricultural Marketing Service, AMS)今天发表了《2016年度农药数据计划年度摘要》。该摘要显示,超过99.5%的检验样品的农药残留远远低于环境保护署(Environmental Protection Agency, EPA)设立的基准水平,22%的样本没有可检测到的残留物。
    农药数据计划(Pesticide Data Program, PDP)的科学家和工作人员使用严格的取样和先进的方法来测试各种各样的国产和进口食品,以帮助确保美国供应的食品是世界上最安全的食物之一。2016的报告包括来自1万多个样本的数据,让消费者有信心相信他们为家人购买的产品安全、健康。
        PDP的数据被EPA用来进行膳食风险评估,确保食品中的所有农药残留物处于安全水平,且不会产生不良的健康影响。这些数据使得监管者、农民、加工商、制造商、消费者和科学家能够知晓在广泛食用的食品中发现的实际农药残留量。
    随着测试的全年进行,年度农药残留结果通过月度报告呈报至食品和药物管理局(Food and Drug Administration, FDA)和EPA。如果PDP测试发现残留水平可能造成公共安全风险,FDA和EPA将立刻得到通知。
        美国农业部和EPA合作确定每年要轮流检测的食品。2016年,调查对象为新鲜和加工食品,包括水果和蔬菜以及鸡蛋和牛奶。AMS与国家合作机构合作,收集和分析选定食品的农药残留水平。25年来,PDP已经对众多商品进行了测试,包括新鲜和加工水果、蔬菜、乳制品、肉类、家禽、谷物、鱼、大米、特产和水等。

    所属服务: 食物与营养 | 点击量:0
  • 摘要:

    In 2016, the global oil and gas (O&G) industry experienced sustained low crude oil prices and slow price gains,

    culminating in a major production cut agreement among members of the Organization of Petroleum Exporting

    Countries (OPEC) as well as non-members in November 2016. The coordinated production increased the

    international price of crude oil to around $50 per barrel as of the writing of this report. The OPEC production cut

    and resulting price increase have prompted U.S. shale oil producers to restart projects that were not economically

    feasible at lower prices, and the outlook for U.S. crude oil production in 2017 appears positive.

    We expect 2017 and 2018 to be a buyers’ market for crude oil and natural gas as global production appears to be

    outpacing demand growth. The modest increase in crude oil prices that resulted from OPEC’s coordinated

    production cut, have not trickled down to natural gas, and prices remain low in a well-supplied international

    market. Despite low natural gas prices, the United States began exporting liquefied natural gas (LNG) from the

    lower-48 states for the first time in fifty years. Cheniere Energy, the only U.S. company with an operating

    liquefaction and export facility in the United States, shipped its one-hundredth LNG cargo in April 2017, a

    milestone that demonstrates the competitiveness of U.S. produced natural gas. While 2016 was positive for U.S.

    natural gas exporters, the future looks rocky as more liquefaction and export capacity in the United States and

    around the world is scheduled to come online in an already oversupplied international market.

    ITA’s 2017 Upstream Oil and Gas Equipment Top Markets Report is designed to provide market intelligence to U.S.

    companies, as well as inform policy-makers on O&G markets where U.S. Government (USG) resources can make

    the biggest impact in support of increased U.S. equipment exports. The report ranks 151 markets based on export

    potential for U.S. O&G equipment through 2020. Markets ranked highly represent those countries with significant

    potential for increased U.S. O&G equipment exports. The report further looks at the export opportunities for the

    U.S. O&G equipment sector in six strategic markets and three regions with additional information on U.S. crude oil

    and LNG exports.

    所属服务: 油气开发与利用专项服务 | 点击量:3
  • 摘要:

    The Global Roadmap aims to align resources, share best practice and strengthen partnerships between affected countries, donors and international agencies. It underscores the need for a coordinated approach to cholera control with country-level planning for early detection and response to outbreaks. By implementing the Roadmap, up to 20 affected countries could eliminate cholera by 2030.

    所属服务: 新发突发疾病防治 | 点击量:471
  • 摘要:

    本文件是对2016年2月9日提交给国会的总统2017年预算请求的补充,并作为2003年“21世纪纳米技术研究与发展法案”规定的国家纳米技术倡议(NNI)年度报告 (公法108-153,15 USC§7501)。 该报告还涉及了美国国防部根据“美国法典”第2358条报告纳米技术投资的要求

    所属服务: 纳米科技领域信息门户服务 | 点击量:505
  • 摘要:

    生物安全法规、指南和信息资源大全

    所属服务: 人类遗传资源和特殊生物资源流失 | 点击量:621
  • 摘要:

    This report examines the different channels through which trade openness (and reforms to achieve it)can affect a country’s food security. The overall conclusion is that trade openness has a positive netimpact on food security, although specific constituencies, including some poor households, could seetheir immediate food security threatened by the withdrawal of trade protection. The challenge forpolicymakers is to design flanking policies which enable countries to reap aggregate gains yet mitigatespecific losses. Those policies include social protection and the provision of risk management tools,

    allied with investments in productivity so that average incomes rise to the extent that any adverse shockto incomes is unlikely to jeopardise food security. Developing countries are increasingly able to deploysuch targeted instruments. Lessons are also being learned with respect to the political economy of tradereform, such that changes can be introduced in a way that minimises adjustment stresses and helps buildthe consensus needed to lock in the benefits of trade policy reform.

    所属服务: 人类遗传资源和特殊生物资源流失 | 点击量:887